《 极限淫生 》全本完结版


  等到刘毅探亲回来的时候静香已经被囚禁了十天的时间,当然真实的时间是十五天。刘毅这次回家足足呆了九天,但是这九天在他看来仿佛是过了九年那么长,因为这九天里他不断的听到令他震惊的消息。    首先是,的他的父亲刘智宇在半年前因为车祸去世了;还没等刘毅来得及悲伤,就从母亲的嘴里听到了第二条消息,刘智宇并不是自己亲生的父亲!两条消息互相映衬,刘毅的心中虽然还是有些难过,但是已经不那么悲伤了。    对此刘毅心中也算是早有估量,自从... [阅读最新章节]

第四章 “女王” 的意外高潮

  展示完毕后见台下观众都望过来,但满眼都是震惊的神色气氛有些冷场,刘媚轻咳一声,刚转身打算走到舞台前面和观众互动一下缓和一下观众们因过于震惊而有些冷场的气氛,哪知道刚一转身身后脱肛的肠头便因离心力作用甩了正好打到冰冰凉的不锈钢架子上。
  
  这肠子本来是肚子里的东西,常年37。5℃脱出在外已经是忍常人所不能忍了,哪里还受得了突然间冰这一下。“啊” 的一声刘媚便双脚发软的跪坐在舞台上,而前面的子宫又戳到了地上,这刘媚再次受了刺激又 “啊” 的一声尖叫跳了起来。
  
  这两声尖叫虽然吓了观众一跳,但看懂是怎么回事后便 “哄” 的一声笑开了,也算是缓和了一下气氛。
  
  刘媚见不再冷场便娇嗔的说:" 唉,被你们这些男人玩坏了身子,你们这些狼心狗肺的不关心我一下就算了,还笑我。"这时前排一个刚入会不久的年轻会员大声说道:" 小媚姐,你刚才 “坐台” 时屄和肠子都拖地上沾了灰了,等会塞回去时会闹肚子,来我帮你擦干净。"刘媚低头一看,果然肠子和子宫上都成了 “大花脸”. 虽然舞台平时经常打扫,但是毕竟是脚踩的东西,哪怕是半天不擦也要沾灰的。
  
  更何况子宫和肠头都是湿漉漉的沾满了肠液和爱液,刚才在地上一压刚好 “和泥” 了。正常演出时身下都是垫着干净垫子的。
  
  听那个年轻会员一说,观众们马上又开始起哄,刘媚只得同意上台帮她擦子宫。平时让观众上台来动手动脚,哪怕是被按到地上让10几个人轮奸都是很正常的事,毕竟血玫瑰主打的是 “大胆和另类” 的演出,有时为了满足观众的特别需求,一身女王装的刘媚偶尔还会 “被调教”. 也正是因为刘媚和观众们的 " 互动" 才让血玫瑰在SM圈子里渐渐有了名气。
  
  “小媚姐,我来了。” 说着那个年轻会员拉出一条毛巾便跳上了舞台。刘媚看到年轻会员上台便叉开两条腿,膝盖向前弯曲,扎了一个马步,歪着头笑看者这个年轻人,这年轻人也是花丛老手,一点也不尴尬,几步来到刘媚身前,面对着刘媚弯下腰示意刘媚搂住他的脖子,刘媚就顺势留住年轻人并把头靠在年轻人的肩膀上微眯着眼睛做陶醉状。这又惹来了台下的一片哄笑,但是下一刻刘媚突然间瞪圆了眼睛张大了嘴大口大口的吸气,观众们先是一愣,然后爆发出了一阵更大声的哄笑。
  
  原来那个男会员哪里是帮刘媚擦屄,分明像是大扫除时家庭主妇拿着抹布给楼梯扶手的栏杆除灰——把那条毛巾裹在刘媚脱出的子宫上双手环握住以后来回拧动。子宫是女人身上最娇嫩的东西,正常女人一生都不一定会触摸得到,也只有刘媚这千锤百炼被操的生了茧子的老屄,平常性的刺激阴道已经完全没了感觉的人才会想出通过刺激子宫来满足性欲。不过即使是刘媚在进行脱阴自慰的时候也是两手轻触子宫,这么娇嫩的器官哪里受得了一个青壮汉子像大扫除一样的玩命拧动。
  
  刚来回拧了5、6下刘媚就两眼上翻的抽搐了起来,同时两腿间的肉梨子像个大蚌一样开始一股一股的往外喷水。那个青年并没住手,反而一手把毛巾握在手里另一手握住刘媚的子宫开始把毛巾顺着刘媚那一张一合的宫口往里塞。整条毛巾都塞好后,在看刘媚两腿间的子宫从梨子变成了柚子。男青年往里塞毛巾的手法干净利落,整个过程不超过40秒,而刘媚也直接泄了40秒。男青年停止了动作刘媚也终于停止了泄身喘上了这口气,她瞪了男青年一眼非但没生气,反倒以非常满足的口气说道:" 唉,我这能有差不多10年没有这么爽过了,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有时间能来媚姐家坐坐,教教姐姐你这手法。" 男青年嘿嘿一笑说:" 小媚姐,这手法自己可玩不来,得让别人弄才行。自己弄个1、2下手就软了,哪里能泄这么久。“刘媚一听有点泄气,就顺口问道:” 小帅哥,那你这手法和谁学的?教教我呗。“男青年一笑说:” 这手法我可是在我女朋友身上练出来的,教你也没什么不可以的,刚好我女朋友下周来K市见我父母,刚好可以一起去媚姐家玩,顺便也给你找个人练手。“ ” 啊,那感情好了,一会俱乐部散场在门口等我,我给你地址。" 男青年点头后走回了座位。刘媚刚要起身,感觉下体有点异样,低头一看可下了一跳。原来刘媚虽然有脱阴症,但最多也就脱出个子宫,现在可好,之间两腿间整个阴道都翻了出来,暗红色的肉管子伸出15厘米,管子的前端连着个柚子大的子宫,握起子宫往里一看,发现里面有条毛巾,刘媚知道这是那个男青年捣的鬼,便佯装愤怒的瞪了台下的男青年一眼,不过男青年的脸上却挂着似笑非笑的笑容。
  
  刘媚又捏了一把倒翻出来的阴道略一回想就知道是刚才泄得太厉害再加上男青年的拉扯,使脱阴症加重把整个阴道都脱了出来。" 原来我这屄眼下腹受力才能脱出来,现在恐怕是只要一迈步就得掉出来了。" 听着刘媚这好像自言自语的自嘲台下观众又是一片哄笑。
  
  可能是刘媚自慰再加上观众起哄捣乱的时间太久了,金属架里吊着的少女有些承受不住,再加上她耳不能听眼不能见,这么久都没人碰她,心里难免感觉有些害怕,便轻轻的扭动起身体。阴蒂上的铃铛发出的声音提醒了刘媚。
  
  刘媚看了一下时间,发现距离正常的表演安排已经过去了2个小时,便赶紧回归女王本色也没时间处理脱出的阴道和子宫里的毛巾了。
  
  " 各位观众,今天大家买票来观看演出主要是为了黑玫瑰,现在时间不早了我们赶快切入正题吧,就不要再在小媚身上浪费时间了,反正各位想看小媚的话只要我在俱乐部随时都能看到。而黑玫瑰只有今天一天在这里表演哦,如果各位想再看的话还不知道要等多久呢。" 说完这番话,台下也渐渐安静了下来。
  
  " 各位,相信大家都看到她腿上的纹身,这些纹身就是刘茜婷,哦,也就是黑玫瑰的性奴调教历程,今天我们要做的就是送她一个19岁的生日礼物——也就是将在K市的父老面前再为她增加一条纹身!让我们一起来见证一个超级性玩偶的诞生 ".“ 我将邀请我的丈夫强哥当我的助手和我共同为大家表演。” 随着大强走上舞台,俱乐部的灯光暗了下来,一束白色强光照在了金属框里被吊起的女孩身上。女孩乳头、阴蒂、刚栓上的钻石随着女孩身体自然的抖动而反射出一道道诱惑的光芒。
  
  刘媚从后台架子上拿过一跟九尾鞭走到黑玫瑰身后,对准了敞开的阴门挥动了手臂 “啪” 悬挂着女体的金属框猛地摇晃了一下,接下来就是一声痛苦的闷哼:因为长时间的幽暗环境,刘茜婷的身体触感久变得极其敏感,在阴部突然被鞭打时身体条件反射性的一抖,在平时来看可能没有什么,毕竟九尾鞭属于情趣用品,即使在用力抽打也不会受伤,可是刘茜婷现在的乳头被挂在框子上,身体收到外部刺激后产生的条件反射性的颤抖拉动了被束缚住的乳头,乳房的剧痛使得她瞬间冒出一身冷汗,这一下也使得因长时间等待而变得昏昏欲睡的刘茜婷瞬间精神了起来。
  
  这开场式的一鞭之后,刘媚高声说道:" 下面将一项一项检查这个小婊子的调教成果。“ ” 嗯,现在看黑玫瑰——刘茜婷为我们带来的第一项表演,深喉练习…… 嗯,感觉黑玫瑰这个名字不太适合如此可爱的女孩子,以后还是叫婷婷好了。那么请欣赏婷婷为我们带来的深喉表演吧。

# 猜您喜欢 Most Favorites

# 热点小说 Hot Novels

# 最新收录 Recently Inclu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