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激情暗涌系列之妻乱 20 》全本完结版


    (20)虐雌     在亲眼所见面前,任何想象都是不堪一击的。     对昨晚发生在欣妍身上的事情,我的确进行过一些想象。比如她是如何脱去 衣服的,或者只是撩起身上那条唯一的衬裙,褪下里面的内裤。她当时的神态和 动作又是怎样的,是不是很为难,很扭捏,抑或是反正想通了,索性和平常一样 淡定从容。她是怎样分开腿,是不是分成和我平时做爱时的角度。被那根贲张的 器官填满时,她有没有跟我比较. 在整个过程里,她使用了几种体位,有没有正 常的生... [阅读最新章节]

激情暗涌系列之妻乱 20

    (20)虐雌     在亲眼所见面前,任何想象都是不堪一击的。     对昨晚发生在欣妍身上的事情,我的确进行过一些想象。比如她是如何脱去 衣服的,或者只是撩起身上那条唯一的衬裙,褪下里面的内裤。她当时的神态和 动作又是怎样的,是不是很为难,很扭捏,抑或是反正想通了,索性和平常一样 淡定从容。她是怎样分开腿,是不是分成和我平时做爱时的角度。被那根贲张的 器官填满时,她有没有跟我比较. 在整个过程里,她使用了几种体位,有没有正 常的生理反应,甚至逢迎起对方。更让人心悸的是,围观了这场交媾的熟人们是 什么样的反应。欣妍在体特、体态和反应上那些独有的细节,也常常锲而不舍地 跳进我的脑海,努力将这些幻想的画面补充得更生动。     见到大伟的手搭在她臀部上的一瞬间,这一切矫揉造作的想象就象经过PS的 美图,和天生丽质的素颜一比,立刻自愧不如起来。只因为那只手实在是搭得太 自然,而那掌下的臀摇曳得更自然。     在最原始的交配体位中,女性的臀部是承托男性完成性行为的平台. 据说男 性对乳沟的癡迷也源自於此。女性的臀部里集中了她们肉体最性感的出入口,任 何对那里的肆意暴露和把玩,等同於宣布了对她们的占有权。     在现代文明社会里,女性的内裤是性交入口的最后屏障。如果被人动手剥去 的话,其后果是不言自明的。     难道欣妍只能采用这种方式才拖住了大伟二十分钟?会不会从堵车开始就是 撒谎?那样的话,前后就有超过四十分钟,足够进行一场既有前戏又有高潮的交 欢. 不用说地点一定是在大伟的车上,不知不觉中昨晚和我的车震竟成了她的热     回家的公车上没有空座位,我和欣妍并肩站在摇晃的车厢里. 因为要拉住扶 手,我乘机甩开了她的手。因为只要一想到这只手刚抚摸过肮脏的东西,就忍不 住从心底泛起阵阵的恶心。我努力装出很自然的神色,一直和欣妍亲热地聊着天。     她虽然说不上对口交很癡迷,却是属於从不抗拒的。眼前那张翕动的性感嘴 唇,可能刚包裹过一根青筋爆突的东西,此时又和另一个男人谈笑风生着。     在空调的车厢里,欣妍的脸却一直红扑扑的,让她的皮肤泛着半透明的质感。 我不禁想起了当年上大学时,和欣妍外游后乘公车回学校,我也会一路癡迷地看 着她。可眼前的她,虽然容颜依旧秀美,却在我眼里一直飘忽於熟识和陌生之间     我几次故意凑近她的脸,虽然没闻出什么异味,却发现她总是往后仰一下身 子,努力和我保持一段距离. 欣妍平时没有随身带避孕套的习惯,想来他们也来 不及特地为这种即兴的野合去购买. 我悻悻地想如果她肯象平时为我吞精液那样 收大伟的货,其实也未必是坏事,总比射在她身体里要好。     「我还没问你呢,刚才美莹到底是怎么脱身的?」     欣妍一进家门就迫不及待地问我。     「哦,后来男孩自己承认说捡到了美莹的丝袜,躲在试衣间里打手枪。」     「是吗?他们也信了?」     「这有什么不信的?」     「可他妈不是听见美莹和她儿子说话了吗?」     「可惜没人信她了。也怪她自己傻,没想起来调看一下监控录像。刚才等你 们时,我闲着没事坐在哪儿看监控屏玩,发现那玩意儿把角角落落都覆盖到了。 现在的科技真是发达. 」     我一屁股坐到了沙发上,伸手拉着欣妍想让她骑到我腿上。     「哦,对啊……对啊……」     欣妍在说两个「对啊」之间停顿了一下,第一个应该是后怕男孩妈没要求调 看录像,第二个不知是不是她想起了什么. 她脸上倒没有一丝慌张,却把身体一 转和我并肩坐了下来。我伸手把她的裙子撩到大腿根,露出那条刚才还被大伟揣 在口袋里的浅粉红内裤。     「你不饿啊,我去做点吃的。」     欣妍用手把裙子往下拉了拉按住,怕我去剥她的内裤。     「我还没闻够呢,刚才在试衣间里半路被打断了。」     我嬉皮笑脸地说道。     「有什么好闻的,天这么热都有味儿了。」     「我就是要闻你那个味儿。快点,快把内裤脱下来赐给俺吧。是你自己来, 还是让我动手呢?」     「哎呀,不能再助长你这种变态行为了。我先去快快地沖个澡,马上就给你     见我要伸手到她裙子里,欣妍一下子站起了身,一脸往日那种从容地说道。     如果此刻她内裤裆里没有精斑,为何要试图掩饰呢?刚才竟然还傻乎乎地认 为,在无套的情况下她会拒绝内射。我心里忽然沖动起来,想把在监控画面里看 见的事问个明白。     看着她转眼消失在卫生间门后,那些话被我强咽下了肚子。我点起了一根烟, 深吸了一口,然后和着满肺的浊气一起吐了出来。不知为何她正在消灭证据的念 头固执得挥也挥不去。     才短短一天时间不到,我就开始觉得自己不太认识她了。真没想到女人一旦 乱性会发生如此大的变化。     对昨晚所发生的事件,我越来越感到背后有着某种不可告人的算计。难道是 欣妍因临近三十如狼而性欲高涨,想主动找寻和其他男人发生关系的机会?还是 她早已出过轨,并陷入了一种混乱的欲望而不可自拔,想把我也带入其中来掩饰     唯一说不通的就是我为何会误奸美莹。即使是有预谋,这种事也不是轻易能 被人控制的。那些照片虽然能让人产生猜疑加嫉恨,可并不是每一个人都会采取 我那种极端行动。况且我本来是跟欣妍说不出席婚礼的,在宴会上也一直避免被 她看见。即使有同谋者给她通风报信,可他们如何能确定已经出了酒店大门的我     一回想刚才看到欣妍和大伟在监控画面中的一幕,心潮重新涌动的我又点起 了一只烟。老实说我当时的心情很复杂,除了亲眼目睹所产生的震惊之外,无法 否认有一种难以名状的情绪. 这种情绪跟旁观美莹在保安室受辱很相似,明明是 自己的女人被暴露於他人和被其他男人占有,可愤慨的程度却远远及不上让人难     我不得不承认从昨晚美莹到我家开始,我确实尝试了很多以前连想也不曾想 过的刺激。代价也是显而易见的,那就是欣妍也得被别的男人占有。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换妻?对於这种事,我原来一向认为它很遥远. 虽然我能 理解新鲜感对人类的诱惑,可对於已经拥有了女神级老婆的我来说,拿欣妍去交 换任何女人,只能便宜了其他男人。     「怎么抽了那么多烟?」     欣妍从卫生间里出来时,只在腋下裹着一条白色的浴巾。她对着充满烟雾的 客厅皱起眉头,手里拿着那条洗了的浅粉色内裤往阳台走去。她以前也有洗完澡 顺手把内裤洗了的习惯,特别是在夏天。     餐桌上很快摆上了三个热气腾腾的盘子,都是我爱吃的时令家常菜。     「冰箱里有啤酒,快帮着拿一下。」     听到欣妍的召唤,我从沙发上起身进了厨房,看见她刚盛好了两碗米饭。     手拿两瓶啤酒的我刚关上冰箱门,手端两碗米饭,指间拿着筷子的欣妍正好 要经过我身后狭窄的地方。我故意往后退了一小步,把她挤在了墙上。     「干嘛,讨厌……」     欣妍嘟起了性感的红唇,娇骂了一声。     一瞬间那个居家的少妇又回到了我的眼前。我扭头在她脸颊上飞快地亲了一 下,尝到了她因刚才的劳作而重新渗出的汗水。虽然鹹鹹的,却胜似世上任何甘     等我稍挪了一下身体,欣妍立刻扭动着从我和墙之间挤了出去。我跟上去用 一个啤酒瓶的嘴撩起了她浴巾的下摆,往那肥美的臀缝里一插。欣妍立刻被冰得 往前一小跳,嘴里又娇骂了一句「讨厌」。我用酒瓶顶着她的臀缝,一直跟她走 到餐桌前。刚放下饭碗的她被我用酒瓶顶在餐桌的边缘,嘴里来了一句,「吃饭 了,还不老实。」     我把那瓶啤酒从她臀间抽出放在桌上,腾出手到她臀缝里摸到那个细密的菊     「凉不凉快?」     「还别说,真挺凉快的。」     见我象以前那样用这些小动作挑逗她,欣妍很满意地说道。     「那就再给你凉快一下。」     我说着拿另一个啤酒瓶塞了进去。欣妍把手撑在餐桌上,往后挺起了赤裸的 屁股,把密实的臀缝打开了一些。     「就冰一下那里,别,别碰小妹妹,要生病的。」     我刚想拿瓶嘴在她微张开的胯间前后扫动一下,欣妍立刻娇滴滴地提醒道。     我其实挺喜欢用「那里」和「小妹妹」代指自己隐私部位的欣妍,让她瞬间 重回了良家少妇的形象。     「哎,你真聪明。以后夏天你就帮我这样冰一下,真管用呢。」     我把第二瓶啤酒从她胯间抽出时,欣妍扭身在我脸颊上「啵」地狠狠亲了一     「我去洗一下瓶子。」     欣妍把那碗份量比较多的饭放到了我面前,伸手要抓桌上的啤酒瓶。     「不用洗。」     我一把挡开她的胳膊,拿起一瓶咬住瓶盖,用牙「咯嘣」一下给起开了。     「不卫生,脏呢。」     「有什么脏的,你身上哪儿都是香的。」     「瞎说,就你闻着香。」     欣妍说着夹了一筷子番茄炒蛋放到我的饭上,才挨着我坐下。     「来,老婆我们先干一杯吧。」     说完我拿起面前倒好的一杯啤酒,一仰脖喝干了。     「全喝了?」     「对,干了。」     我看着欣妍拿起自己那杯酒,先浅呡了几口,然后在我目光不断的鼓励下, 分了几大口喝完了。     「来来,赶紧吃口菜。」     看着欣妍皱着秀面,不停地用手轻抚着自己白皙的胸口,我赶紧夹了一筷子 她最喜欢吃的青椒炒干丝,直接送到了她嘴边。     「你也快吃吧,菜都快凉了。」     欣妍一边文雅地咀嚼着,一边招呼着我。     我忽然很陶醉於这种日常的气氛,就着大口冰爽的啤酒,大口地吃起菜来。 不一会儿一瓶啤酒就喝完了,我於是拿起第二瓶又用牙咬开了。     「你看你,老这么不爱护牙齿. 」     欣妍嗔怒地说着,伸手在我胳膊上轻拍了一下。     「哎,这第二瓶我想加点味道。」     「加什么味道?」     「来来,你躺下。」     我指挥着一脸疑惑的欣妍把腰垫在椅座上仰躺下,让胯部悬空伸出。她用胳 膊吃力地拉着椅背,看着我撩开她浴巾的下摆,分开她的双腿,然后从桌上拿起 了酒瓶和空杯子。     琥珀色的液体缓缓洒在欣妍的芳草地上,沖刷着从幽谷里探出的峋石而下, 註入接在她臀下的杯中。一些啤酒被一缕缕湿透的芳草引着滴到了地上。     「你不如去把毛剃了吧。」     「我看你比以前还会玩了。你想让我象美莹那样剃个秃瓢啊。」     欣妍咯咯地笑着,也不管刚才还说过「小妹妹」怕冰。     当她提到美莹时,我脸色一凛,但很快被我掩饰住了。     「这算加的什么味儿啊。我看你真是不怕脏. 」     「酒精消过毒还脏啥。」     我还没说完就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欣妍的笑意也一下子凝结在脸上。她马上 并起了双腿坐起身,伸手将浴巾下摆拉好。我一把将酒瓶和杯子墩在了桌子上。     四目交汇之际让人能感到电光石火的逼人气氛。欣妍的秀目里先闪现着疑问, 接着是不解,最后充满了委屈。     「你等下打个电话让美莹别再来了。」     我冷冷地看着她,说完话径自往客厅的沙发走去,生怕自己又被她的委屈融     「为什么?!你不是也喜欢她的吗?」     欣妍在我身后提高音量说道。     「不为什么. 因为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什么,什么?免费的午餐……」     「对!我从来不相信有天上掉馅饼的事。」     「那你想不想知道为何天上会掉美莹这个大馅饼?」     「我不想知道!」     我心想不就是想告诉我那是你的功劳吗?从美莹现在对我的热乎劲来看,我 和她之间那层东西其实比窗户纸还薄,说不定哪天她就自己投怀送抱了,根本用 不着拿你所谓的牺牲来交换. 其实女人在这种事上能有什么牺牲,就象用过的马 桶「哗啦」沖一下,谁知道之前是谁拉的,拉了些啥。所以我刚才说给她消消毒 有错吗?干嘛还偏装着不知道自己经脏了。     餐桌那边的欣妍拿起了手机犹豫着,然后在上面滑动了几下。     「我有一些视频……」     「什么视频?」     「昨晚在新房里录的……」     欣妍只说了半句,可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我没兴趣!」     虽然嘴上拒绝着,可我心里扑通扑通跳得厉害,我知道一直等待的那个时刻     「可我希望你看一下……」     欣妍站起身从容地走到沙发前,平静地看了一会儿低头坐着的我。她见我一 直没动,索性挨着我坐了下来,伸手摩挲着我露在短袖外的胳膊,把手机放在了 我大腿上。我看了一眼那个屏幕亮着的手机,迟疑着是否要拿起它。和欣妍目光 再次交汇时,她扬了扬眉毛似乎在鼓励我。我下狠心般地拿起了手机时,欣妍挽 住了我的胳膊,臻首轻靠在了我肩膀上。     屏幕上是一个待播放视屏的静止画面。我深吸了一口气,点了一下播放键.     稍微有些抖动的画面中,美莹从床上站起身,牵起欣妍的手,轻轻摇了两下。 欣妍象忽然醒过来似的僵直地下了床,跟在美莹的身后踉跄地走到围着茶几或站 或坐的男人面前。     「杜飞,开始录了吗?」     刚站定的欣妍仰头目视虚无的前方,叹了一口气问道。     「嗯,开始了。」     画面外传来的是杜飞的声音。     「啪」一声脆响,让画面里的人和正观看视频的我都一个激灵.     毫无准备的欣妍看着忽然变色的闺密,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     「看什么看,你这个骚货,我早看不惯你了!就你聪明,上大学时你比我聪 明,现在这种情况你还耍聪明。还要录像!我叫你耍聪明,我叫你耍!」     美莹说着抡起胳膊左右开弓,对着欣妍娇美的脸庞狠狠地连着扇了十几下, 直到她脸上布满了红手印。     美莹的话让我心头一颤,不知道这是她现编出来的词,还是一直以来真实想     美莹停下手,因为情绪激动浑身有点止不住地颤抖。经历了一轮劈头盖脸的 耳光,欣妍的头发淩乱了。她深吸了几口气想控制住同样在颤抖的身体,脸上却 没有了刚才的惊慌。     看到这里欣妍伸手点了一下暂停键. 她仰脸看着我惊愕的表情,伸手轻轻摩     「你真准备好了吗?」     欣妍轻声问道。她见我点了点头,才按下了播放键.     屋里的男人们此时一片安静. 看着女人的身体在布料下微微颤抖的样子,我 想男人们此刻肯定都等不急将那件薄薄的衬裙除之而后快。     「你这个骚货,我要扒了你。」     果然美莹厉声姣叫道,手没有伸向欣妍衬裙的肩带,却是从胸口V 领处撕开 了丝质的布料。她连撕带扯把欣妍身上的衬裙给扒了,动作是那么的淩厉和一气 呵成。妻子没怎么反抗,衬裙离开身体时,淡紫色的无肩胸罩下露出了大半个白 皙的酥胸,下身那条同色的蕾丝三角内裤紧贴在肌肤上,勾勒出小腹下饱满的肉     「我不想让你再看了。」     欣妍再次按下了暂停键,一头扑到我怀里. 当她的手无意中碰到我坚硬的下 体时,欣妍扬起脸审视起我脸上的表情。     「你知道美莹等下要干什么吗……」     「是不是扒了你的胸罩……」     我喉咙紧得说不下去了。再次按下播放键时,欣妍把滚烫的脸埋到了我胸口。     「我叫你还挡!」     视频中欣妍本能地伸手挡住自己的胸部,气呼呼的美莹几下扯掉了她的胸罩。     「别,别,美莹,不要这样……」     欣妍慌乱地用胳膊压住那对乱晃的水滴奶。     「挡什么挡,你上学那会儿不是老显摆你男朋友喜欢这对骚奶吗?还不拿出 来给大家看看啊。」     美莹刚把她的双手使劲扒拉开,欣妍又固执地架起了胳膊,却立刻得到了一 个响亮的耳光。这样反复几次,直到欣妍的波浪长发一片淩乱,她只好垂下手面 无表情地看着美莹。     妻子的乳房毫无遮挡地暴露在所有人的眼前,我“咕咚”一声吞了一下口水。     「呦,还这么水嫩啊,快瞧这儿,这儿,还透着青筋呢。这些年骚奶倒长大 了不少,看来你家那口子没少搓它们吧。哈哈。」     欣妍仍然保持着婷婷玉立的站姿,那纤腰和上臀构成的完美S 形象是一个梨 颈,下臀和腿髋那一段是最肥美的梨肚。现在妻子的全身只剩一条浅紫色蕾丝内 裤,将女人最充满生命力的所在勉强包裹住。灯光下那身白皙紧致的肌肤充满了     「真是个骚货,看看那对骚奶头挺起来了呢!」     美莹指着妻子逐渐蔓延开的乳晕,那上面原本笋尖般的乳头已悄悄地昂立了     「你们都好好看看啊,公司的头号大美女欣妍,现在露奶给你们发福利了。 我猜你们早用下流的眼光无数次扒过她了吧,这身皮囊长得是不是比你们想得还     这一连串奚落沖着无助的欣妍而去,让在场的男人们大开眼界,连我都没想 到美莹还有这个口才。赤裸着上身的女性站在周围那些衣冠楚楚的男人们面前, 形成了一种怪异的气氛。房间里再次一片寂静,我知道男人们此时都盯着那条无 辜的浅紫色蕾丝内裤。     美莹不急不忙地绕着欣妍走了一圈,似乎在故意吊旁观者的胃口。     「不行,不行……」     我怀中的欣妍忽然伸手要把手机拿回去,被我抓住她的手按了回去。视频继 续播放着,欣妍开始用手慢慢搓着我裤裆里逐渐变大的轮廓。     「骚货,还穿着这个干嘛,不嫌一会儿麻烦啊。」     美莹在大家赞许的目光下越来越起劲。我接连咽了几下口水时,她的手指已 经捏住欣妍蕾丝内裤的腰了。     「不要,不要,美莹,不行,我不行……」     欣妍赶紧用双手提住裤腰。美莹开始往下用力时,欣妍更用力地往上拉,结 果把肉丘上的鲍鱼线清楚地勒了出来,还振得胸口那对肉球不停地乱颤。     「呦,才开始就受不了了,一会儿还有你好看呢。不行早点出声,免得遭了 罪,坚持不到最后,也全是白搭。」     「不是,不是,美莹,我怕我不行……」     「行不行,现在不是你说了算!你放不放手?!」     美莹说完放开欣妍的裤腰,抡起胳膊「啪」的一声耳光打得欣妍一个趔趄。 欣妍重新站好时,脸憋得通红,乳头比刚才更翘了。在众目睽睽之下,她缓缓地     「别忘了,我可是在帮你哦。」     美莹说完得意地咬着嘴唇,伸手插进了欣妍身上唯一那条内裤的腰。她用手 撑住裤腰,顺着欣妍的髋部慢慢往下滑,露出莹润的小腹时,她故意停了一下。     「註意看啊,马上要露毛了。咱公司大美人的屄毛没见过吧,让你们开开眼。」     裤腰上露出第一缕油黑的体毛时,美莹故意反复上下拉了几次,再慢慢往下 一直褪到那倒三角的尽头.     「看看咱们这女神级的屄毛,黑乎乎的多性感。」     美莹继续缓缓往下褪那条浅紫色蕾丝内裤,当它夹在欣妍腿间完全上下颠倒 时,裆的部分还贴在躯干的最底部。     「你看,这还粘上了。是不是出骚水了。」     美莹「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欣妍慌张地把并在一起的腿分开了一些,似乎 想放开被夹住的裤裆. 没想到那块布料真的是粘在了那些肉上不肯分开,把她一 下子羞得满脸通红.     「哎呀,怎么粘得那么紧,得用这么大的力气才扯开呢。」     美莹装着用很大的力气往下一拉,那裤裆竟然先被扯长了一些,才往下弹离 了肉体. 欣妍赶紧低下了头,象是要在地上找个缝鉆进去。     镜头里浅紫色的内裤被一下子扒到膝盖以下,我紧张得几乎不能拿稳手机. 在美莹的指挥下,妻子交替提起双脚,让那片最后的遮羞布彻底离开了她的身体 . 美莹用指尖勾着卷成一团的女性内裤,故意在欣妍面前晃动了几下,象要显示 着她对欣妍身体的绝对权威,之后充满鄙夷地狠狠扔到地下。     女性小腹上那丛乌黑油亮的毛发,在灯光下和白皙无暇的肌肤形成强烈的对 比,象是在讥笑我前段时间的猜忌和昨晚的鲁莽。不知为何我忽然为美莹不够老 道而感到遗憾,娘们之间的这种侮辱应该更泼辣一点,比如将欣妍内裤的那块地 方亮给大家。经过一整天再加上之前的胡闹,那里一定沾满了女人体液令人羞耻     趴在我腹部的欣妍已经解开了我的腰带,开始把我的内外裤一起剥下来。     手机屏幕上的欣妍微弯着一条腿,把一个膝盖轻靠在另一条腿上,想尽可能 地把那片芳草地收藏起来,而我的下体正好失去了束缚一跃而出。欣妍继续把我 的内外裤从脚上褪了出来,让我的下身完全赤裸。     「看你这骚货,还没人动你,奶头就硬得能挂瓶酱油了。是不是想爽了?」     手中继续播放的视频里,美莹伸手对着欣妍丰满的双乳左右开弓扇了起来, 把那对浑圆的乳球打得左右乱滚,很快上面就布满了红手印。美莹觉得还不过瘾, 猛地用手指同时捏住两个乳头甩动起来。措不及防的欣妍先是皱起了秀美的五官, 却克制着没有呻吟出来,不一会儿腹肌明显地振动了几下。     「好大啊………」     把脸枕在我腹部的欣妍,专註地看着我那根已经勃成巨物的东西。     「我靠,美莹真厉害。」     视频中不知是谁说了一句,似乎在怂恿刚松开手的美莹继续发挥.     「爽够了吗?给我蹲下!」     谁都知道让一个下身赤裸的女性蹲下意味着什么,而且作为女人的美莹应该 更清楚,因为身体的构造,女性采用蹲姿时隐私处会不雅地向前露出。     其实完全可以对这种过份的要求提出抗议. 我这么想着的时候,怀中的欣妍 已经把那根东西撸开,慢慢套弄起来。     「不行,美莹,别让我那样,好吗……」     「怎么不行,快点!」     「那样,那样都看见了……不行,不行……」     「呦,什么不行?!都让人等了这么半天了,不让大家看看长什么样怎么行? 再说我也没看过公司头号大美人屄长什么样呢。还不快点,想等我再抽你啊!」     镜头里的欣妍终於缓缓蹲下时身体止不住地发抖。她的双腿完全折叠时,大 腿和臀部显得更加丰满和圆润。虽然尽量把那对白洁的膝盖靠到一起,可妻子大 腿间还是有一个鹅蛋大小的椭圆空隙。透过脚踝间向前露出的黑色毛发中,隐约 可见一些深色的肉体令人羞耻地垂出体外。     我从来没有见过欣妍这样蹲着,她平时给我口交时宁愿跪着,也不愿用这种 不太雅观的蹲姿。     欣妍此时加快了手中的动作,不时地刺激着那胀得黑红的头部。     「夹什么夹,还不快把骚屄亮出,让大家看看女神那玩意儿长得什么骚样。」     欣妍呆滞的脸上略一迟疑,似乎没有反应过来美莹想让她干啥。我不但明白 美莹的意思,甚至一直在等待这一刻。     「他妈的,还装,还想和大学里一样装清纯啊。把腿分开,骚货!」     画面里欣妍又挨了美莹一下响亮的耳光。     「快把腿分开,是不是长太丑怕让人看啊。」     视频里传来美莹继续侮辱妻子的话语.     怀中的欣妍伸手到腋下拉开了浴巾,把它从身下抽出后一扬手扔到了地上。     我把一丝不挂的欣妍搂在怀里,画面上她赤裸的臀部刚好挨了美莹一脚,才 用手扶着自己的膝盖分开大腿,身体的抖动让她几乎蹲不稳。     「哦,我,我……觉得自己好丢脸啊……那里让人看见了……还,还都是我     欣妍把滚烫的脸贴在我的胸口,攥住我器官的手套弄得越来越快。     「腿张大点,瞧你那毛呼啦叽的谁看得清啊。自己用手分开,难道还想老娘     视频里美莹继续着更过份的要求。女性最私密的局部已经毫无遮掩,连那里 面的长相都不放过. 这简直是太过份了。我的喉头滚动着。     镜头里的欣妍轻叹了一口气,真的伸手到胯间分开了自己。我感到一阵眩目, 这种非自然的暴露看起来确实太过度了。     「我让你分毛的,谁让你分肉的。丑死人了!」     美莹忍不住咯咯笑起来。欣妍的脸上却出人意料地平静,对美莹的讥笑充耳     「美莹是个混蛋!」     我怀里的欣妍娇骂了一声,只见她伸了一只手到自己胯间揉弄起来。     男人们此时兴奋到了极点,一片嗡嗡声地交头接耳议论着。谭辉的位置不好, 索性走到欣妍跟前,弯下腰仔细地欣赏起来。     「刚才泼了点酒,想帮你擦擦都不肯。这会儿连屄屄都让我看了。哈哈,别 怪我造化好,只怪你人品差。」     「还是蝴蝶屄,颜色给肏得还不算太深。屄毛又黑又长,性欲肯定强。」     吴波也凑上来指着欣妍的私密处,满嘴脏话地评头评足。     「啊~ ……啊~ ……」     听着视屏里自己的私密处被男人们用下流的词语描述着,我怀里的欣妍一边 快速地揉着自己的花蒂,一边轻声呻吟起来。     「我,我觉得自己,自己像个动物……被,被一群男野兽围,围观着……取, 取乐……啊,啊……不要……不要……唔~ 」     「那你这个女野兽为何不跑呢?」     「我,我没处跑,没,没处躲……只好,只好让他们,他们看,看我的屄… …啊,啊……骚,骚屄……被,被看到了……不,不要……不要……啊~ ……」     镜头里男人们象是在欣赏即将品尝的猎物,围着欣妍或站或蹲。有人忍不住 开始动手动脚伸手抚摸欣妍的肩膀,还有人轻掐她的胳膊。每一次的身体接触都 让天性爱干净的欣妍浑身一凛,忽然她「啊」地尖叫了一声并拢了腿,紧紧地夹 起来。原来是吴波伸手从后面摸了一把妻子的胯间.     「有水了,真骚啊。」     吴波把手指伸到鼻尖肆意地嗅着。     「我出,出水了……」     欣妍伸手把沾满水的手指伸到我眼前,让我一口把那几根手指含到嘴里,品     「哎,君子不动手。」     视频里大刚用胳膊肘捅了一下吴波说道。     「你别装假正经,我去跟张梅说你刚才看得那个仔细,她一准收拾你。」     吴波一脸坏笑,对刚才饶有兴味地弯腰盯着欣妍胯间看的大刚说道。张梅是 大刚的老婆,她也是大伟他们的同学.     「水都流出线来了,哈哈」     不知谁怪叫了一声。此时镜头竟然拉近了欣妍的胯间,分开的皱肉间真的挂 出一线透明的液体,在空中悬了好一会儿才滴到地上。女性体液的张力真是厉害, 让我不禁回想起大伟闹我们洞房时拔丝的那一出。我忽然想起了录像的人是杜飞, 心里骂着这家夥怎么也这么过份,偏这个时候来个特写,早知道昨晚就该把若欣     我放下手机把欣妍放倒在沙发上,把她的腿捧起大大地分开. 那朵在视频里 正被一众男人观赏的雌肉对着窗口的方向,下午明亮的阳光洒满了那原本隐秘的 所在。我用手挤着那个沾满露水含苞待放的花心,让它羞涩的小尖一点点地鉆出     茶几上的手机还在继续播放着,里面不断传来各种下流的对话和放肆的怪笑, 刺激着我不断加快加重指尖的动作。欣妍的胯部开始上下摆动,不停地重复着收 避和迎挺的动作。她呻吟的嗓音开始变得沙哑时,坚持着一次很长时间的挺出。     「夹什么夹,继续蹲好!等会儿还不是要张开给人肏. 」     美莹的话语从手机那里传来,让我忽然心思一乱,手上的动作也跟着停止了。     「啊………啊……唔……」     在亢奋的呻吟声中,欣妍泛滥的胯部瞬间抖动了几下,大腿的根筋绷成从未     我伸手从茶几上拿起手机,视频中欣妍还是用那种不雅的姿势蹲着,美莹正 用手拍打着她的后脑勺,让她保持好姿势继续给男人们观赏.     之前的视频让我还以为欣妍用当众被美莹侮辱来抵偿了我的过错,可刚才美 莹的那句「给人肏」,加上昨晚那漫长的将近两个小时,霎那间将我的这个想法     「欣妍,平时看你风轻云淡的样子,真没想到你意志还如此坚定,堪当大任     肖总伸手在欣妍光洁的肩头上摩挲,他一本正经的赞扬立刻打破了有些压抑 的气氛,引来了一些吃吃的笑声。     「我也没想到美莹对付人还有这两下子,我觉得咱厂下次提拔人事科干,非     大刚也学着肖总的口吻夸起了美莹。     「好了,好了,现在进入正题吧。美莹你帮着扶一下她上床。」     大伟说着示意大家一起跟着欣妍和美莹往床前走去。     「对不起,我也是没办法。」     在欣妍上床前,美莹一把搂住身体僵硬的她。     「没事的。」     欣妍略一错愕,接着莞尔一笑轻轻推开了美莹。     「要不,我帮你把眼罩戴上。」     美莹关切地问道。正迈腿上床的欣妍,回头对美莹友好地笑了一下,微微摇     「那我把这几盏大灯给关了把。」美莹善解人意地关上了最亮的几盏灯,只 留下床头灯和几盏落地灯。房间里一下子没那么炫亮了,却产生了一种出人意料     这段视屏到此结束,我颓然地垂下手机. 从昨晚重新见到欣妍开始,我之所 以一直忍着没有提出各种问题,就是因为不想心里尚存的一线希望破灭。     想起昨天之前我和欣妍那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生活,我扭头看了一眼还是半 下午的窗外。窗口正对面的那个阳台上,一个穿着宽松睡袍的少妇正在晾晒着刚 洗的衣服。微风把一缕刚洗过的头发吹贴在她的前额,将她身上的睡袍蓬成了腰 鼓的型状。在白炽的阳光中,她脸上的皮肤和身上的衣料闪着半透明的质感。楼 下偶尔传来邻里打招呼的声音,还有小孩的嬉笑打闹. 有人正大声争执,有人正     这是一个多么平常的夏日午后,平常得会让人无端生出些对不平常的怨念。               【待续】

# 猜您喜欢 Most Favori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