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性奴训练学园 <番外特别篇>圣诞晚会 》全本完结版


         *********************************          这篇番外篇篇幅恐怕是正文两三篇的   分量了,所以虽然圣诞节前就开始编剧试写,但是直到现在圣诞节都已经过 了几天,还是无法将这番外篇赶完。目前字数1。3W,进度约…1/ 3啊…   先发上集,中集跟下集就看过年前这几天来不来得及写啰!          *********************************   番外篇的设定,是主角及其他幼奴们,在性奴训练学园中度过第一个圣诞夜... [阅读最新章节]

性奴训练学园 <番外特别篇>圣诞晚会

         *********************************          这篇番外篇篇幅恐怕是正文两三篇的   分量了,所以虽然圣诞节前就开始编剧试写,但是直到现在圣诞节都已经过 了几天,还是无法将这番外篇赶完。目前字数1。3W,进度约…1/ 3啊…   先发上集,中集跟下集就看过年前这几天来不来得及写啰!          *********************************   番外篇的设定,是主角及其他幼奴们,在性奴训练学园中度过第一个圣诞夜 的时空背景。然而,这并不是主线剧情。而且依照性奴训练学园的正常设定,第 一年的圣诞夜,主角们早已不再算是刚入学的幼奴了。所以这段番外篇中的故事 情节也并不列入正文的剧情之中。只是想在这寒冬之中看得火一点而已。          *********************************   番外特别篇:圣诞晚会(上)   在性奴训练学园之中,只有以「周数」做为我们课程进度的安排,以及倒数 着测验或评鉴的到来。在这里,我们完全没有「月份」、「日期」的概念了。唯 一知道的,就是日复一日、周复一周地,吸收着新的课堂知识与技巧,努力学习 如何当一名成熟的性奴。   或许,刚开始前几周,还有一些同学,怕会忘记今夕是何月何日,而自己默 默记下,但是过没多久,也都放弃了。因为对于我们来说,今天是几月几日、谁 的生日、什么节庆假日,都与我们无关联了。我们这些性奴,唯一需要记得的只 有「今天星期几」,以便我们按周表操课。   渐渐地,天气已经变冷了,应该也已经进入寒冬季节了。我们在寝室里仍旧 被要求完全赤裸,幸好宿舍中都有暖气,我们才不至于受冻。所以,每天下课后, 我们也都窝在寝室房间里,没有一个人想出去外面吹冷风。   然而,比起能幸福窝在宿舍房间的幼奴学妹们,直属学姊们却显得十分可怜, 不但上学时间没有办法像幼奴一样穿着制服勉强御寒,傍晚天气转凉的时候,她 们还得全身赤裸外出到图书馆做作业,就算是冷风飒飒的夜晚,还是时常要因为 各种理由,离开温暖的寝室房间。   尽管全裸生活了一年,学姊们的身体早有不错的御寒能力,但是当冷气团来 袭时,片缕未着的她们,在陪同我们上下课的途中,还是会忍不住直打哆嗦。   而我们这些学妹,身上也没有多余的御寒衣物可以帮到学姊,只能将学姊团 团围在我们六人队伍的最中间,交由我们五位学妹的身体替她挡风。   「学姊,妳今晚仍然要出门,没有办法陪我们吗?」小乳头担忧地问学姊。   从几天前开始,已经好几个晚上,梦梦学姊跟其他学姊们都得外出「办事情」, 直至深夜我们都入睡后才会回寝,所以已经有好几天,学姊都无法留在寝室陪我   但我们并不是在意学姊没有陪我们聊天,而是不舍学姊在这么冷的天气,还 要在晚上离开温暖的宿舍,在外头受冻。   「嗯…今晚还是一样。」梦梦学姊思索了一下后,说着:「所以今晚妳们时 间到了就先睡吧!别等学姊了,免得又像今天这样叫不起来。」   昨天晚上,我们五人约好要守夜等待学姊回寝,哪知这一等就等到了三更半 夜,结果学姊回来后看我们都还没睡着,反倒还把我们训了一番,果不其然,今 天早上起床时间,我们五人都赖床了,最后还是学姊硬拉才把我们都拉下床的。   「好嘛,不过学姊,妳可不可以答应我们,别这么晚才回来…」   「如果可以的话,学姊也是想尽快回来,不过事情没忙完,助教们也是不可 能放行的。」学姊无奈地说着。   虽然我们早知道这种结果,但是听学姊这样讲,心情都变得更加低落了。   「不过有个好消息,这种日子再过几天就要结束了,到时就不会再这么常外 出了。」学姊看到我们的失落表情后说着,希望藉此替我们打气。   「学姊,妳们这几天…都忙到很晚才回来…是在忙什么事情啊?」晴晴提起 勇气地问。这个问题在我们心中已经盘旋好几个晚上了,几乎每晚学姊外出后, 这问题就一直被我们提出来,然后怎么讨论都讨论不出结果来。但尽管好奇,却 都不大敢直接当面问学姊。   所以,当晴晴提出来后,我们其他四人都吓了一跳,但同时也不忘将耳朵靠 近,迫不及待又有点害怕地听学姊的答复。   「这个嘛…还不能告诉妳们,这是学姊间的秘密。等过几天,妳们就会知道 了。」出乎意料的,梦梦学姊脸上露出了淘气的表情。一点也不像是又被助教逼 迫做什么「性服侍」或是「身体改造」等可怕事情,反而像是在秘密策画什么要 给我们的惊喜一样…   接下来的几天,我们又过了几个没有学姊陪伴的夜晚,而学姊回来的时间, 也是一次比一次晚,我们也几乎等不到她回寝室,就全都睡着了。   这一天傍晚,我们再次先写完了作业,心想又要目送学姊外出之时,学姊却 突然说:「作业都写完了吗?起来稍微活动一下,等会儿就要出门了。」   「咦?现在?要去哪里?」突然被告知要外出,我们每个女孩都惊讶地瞪大   「妳们啊,就别问这么多了,跟着学姊走就对了。」梦梦学姊的脸上竟然出 现期待、兴奋的表情。   「是学姊之前说的那个」秘密「吗?」萱萱问。   「是的,所以妳们赶快穿好鞋子吧!我们学姊之间约好了,最晚到的今晚要 留下来,妳们不会希望学姊今晚又忙到大半夜才回来了吧?」   「好…好的…」为了不让几乎忘了宿舍温暖的梦梦学姊,又得多留在那,我 们几人的手脚动作也加快许多,很快的就穿上身上唯一的衣物:一双鞋缘只到脚 踝处的高跟鞋,跟着学姊一起裸身离开宿舍。   沿途,我们也看到前方不远处有其他学姊,一样带着她所有的直属学妹外出。   虽然只能勉强看出身影,但是却能很轻易判断谁是学姊谁是学妹。相较于这 时像是生龙活虎般的学姊,鲜有过这么晚的时候裸体出门经验,我们这些幼奴学 妹都已经冷到瑟缩在一团发抖。   「学…学姊…我…我们…要…到…到哪…哪…哪里…里…里…」我冷的牙关 直打颤,就连说话都没办法好好说完。   「跟着走就对了。」学姊依旧没有告诉我们这一趟出来是要做什么,但是我 们也看到了我们的目的地:礼堂。   奇怪的是,从外面看来,礼堂里面却没有开灯漆黑一片,前方的女孩们走到 礼堂门口时,像是都被里面的景像吓到呆住了,片刻后才回神缓缓走入。   看着这一幕发生,我们五人的心中也越来越不安,难道是礼堂里正上映着什 么淫猥的活春宫秀?难道学姊带我们来是要看她们受辱的表演?   「学…学姊…里…里面…有…有没…有…可…可怕…的…」萱萱不安地问着 学姊。但学姊这次并没有答话,而是直接走往礼堂,迫使我们只能越来越担心地   然后,等到我们都走到门口,看见门口内部传来些微烛光,以及礼堂底部, 缠绕在人体身上的七彩灯泡串时,也都像是先前的同学们一样,吓得愣住了。   「圣诞快乐!」梦梦学姊这时才露出灿烂的笑容,对我们说着。   「学…学姊…这是?」我还有一点反应不过来。   学姊拉着我们的手,一起走入礼堂。边走边说着:「妳们大概都不知道吧!   在学校里没有日历跟月历,课程进度也都是以周数排课,所以日子久了,连 今天的日期也都不知道。不过呢,学姊们却是在几周前,就知道这一天的日子, 所以才会在之前每一晚都在赶工,想办一个圣诞晚会,给妳们一个惊喜。「   「可是…学姊你们这样…教官不会反对吗?」小乳头不安地问。对于已经成 为性奴的我们,难道可以这样大剌剌地过着「人类的节日」吗?   「刚好相反,这场晚会是教官命令我们办的,毕竟以学校的角度来看,越多 的活动,就可以吸引越多顾客们的留意,同时也是考验我们的企划能力。妳们看   学姊突然指向门旁微弱的烛光,我们仔细看才惊恐地发现,那里站着一排没 见过面的学姊,估计是其他主题班的学姊。而我们惊恐的原因,正是烛光的来源   那些学姊们,每个人的一对乳头上,都各插有一根细细长长的蜡烛,我们刚 看到的烛光就是这些点燃的蜡烛所发出的光芒。蜡烛的底座竟是一根尖锐的针, 针的下面绑着一颗坠饰,每根蜡烛都是从上往下贯穿每位学姊们的乳头,再藉由 下方的坠饰平衡,才能直立在学姊的胸前燃烧。   熔化的蜡液,也正缓缓地延着烛支流下,虽然在离乳头有一番距离的地方就 凝固了,但是蜡烛越烧越短,迟早那些灼热的蜡液,都会流过娇嫩敏感的乳头, 带给那些学姊们巨大的痛楚。每位学姊的眼睛都被蒙上眼罩,双手也都被反绑在 背后,就像我们刚入学时结婚典礼一般,但看着她们这种打扮,我们都能感觉到, 她们远比当时的我们,受到更多黑暗中的恐惧感,不知道胸前的蜡烛什么时候会 烧灼到自己身上,使她们在黑暗中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有着极大的压力。   「这些布置呢,都是要我们自己设计的,这些学姊,大部分是愉虐班的学姊, 也是要靠我们自己去请她们前来帮忙的。另外还有我们稍后安排的活动、竞赛, 都是得由我们自己策画出来的。教官与助教们都是袖手旁观,只要求我们将这过 程全程摄影,一边透由网络视讯同步直播,一边拍摄下来,结束后交递给他们检   果不其然,我发现礼堂各处除了点点烛光之外,另外已经在四周都架满了我 们的老朋友摄像机,正闪着红光欢迎我们了。   「梦梦,妳们来了啊!」思思学姊过来跟我们打招呼。   「嗯,我该不会是最后一名吧?」梦梦学姊有点紧张地问。   「哈哈,还没有啦!还有不少家族还没来,妳看这边还站着这么多烛台不就 知道了?」思思学姊笑着说,「赶快先挑选好妳们的烛台,找个位置入座吧!」   经思思学姊这么一说,我们才了解放在门口处的这些烛台,是要让我们进入 黑暗的室内时照明用的,礼堂里零星散落的烛光,就是先到的直属家族们,领着 一支门口的烛台学姊们的陪同,才能照出她们所在的位置。   「那么晴晴,就交给妳了,选一支妳喜欢的烛台吧!」梦梦学姊突然对着晴 晴说,竟是不打算亲自挑选,而要把这羞辱她人之事交给晴晴来完成。   晴晴当然是急着想推却,但是梦梦学姊却坚持要由我们五人决定。「别忘了, 今晚的主角将是妳们,学姊们今天的角色,只是负责辅助妳们而已。」   几番纠结后,晴晴才终于鼓起勇气,挑了一位烛台学姊,正要牵着她的臂膀   「不对,不是这样拿的。」梦梦学姊纠正晴晴的错误,「要从下面,这一条 绳子…」学姊在烛台面前蹲了下来,像是在黑暗的烛台下体处摸索着什么,「找 到了,就是这一条细绳,妳们必须要牵着细绳,引导她跟我们一起走。」   我们定睛仔细观察,赫然发现那条细绳的一端,竟是延伸到那位学姊最敏感 的阴蒂上,阴蒂上面早已穿了个小小的金属环,细绳的一端就是系在那个金属环   有了这项骇人发现之后,我们更加不敢去牵引那条绳子,苦苦哀求梦梦学姊   「好吧!既然这样…」梦梦学姊见我们都坚持反对,只得假装无奈地说着: 「那就由学姊帮妳们牵引吧…」   听到学姊愿意帮我们化解这种尴尬,本来松了一口气的我们,却惊诧地看着 学姊拿着细绳弯下腰,竟是要把细绳另一端绑在自己的阴蒂上。   「学姊,妳做什么!」我们五人急忙制止学姊。   梦梦学姊耸了耸肩,说:「没什么啊,只是这条细绳是有规定使用方法的, 如果是学妹呢就用手牵,如果是学姊呢,就用这里…」梦梦学姊指着自己的小肉 芽,「所以啰,妳们怎么选择呢?」   这种无情的规定,迫使我们都必须拿出勇气,否则得害到梦梦学姊受到无辜   「我来吧!」我们都沉默半晌后,由小乳头先鼓起勇气提议。   「不,还是我来吧!」知道这重责大任必须落在我们五人身上,晴晴反而也 挺身而出了,「刚才学姊先点名了我。」   随之,我跟萱萱也加入了她们的争论,变成谁也不让谁了。   梦梦学姊在一旁含笑看着我们议论纷纷,心中满是得意。看着我们这样,她 也知道我们都朝向这条路更加勇敢跨出一步了。   「还是交由晴晴吧!」最后,梦梦学姊裁定,「不过其他人就先欠着一次, 稍晚大家都可以有表现的机会的。」   突然少去了竞争,独自走向前的晴晴,顿时又紧张了起来,但这次已经坚定 地接过了学姊手上的细绳。   「学姊,牵着这绳子…有什么要注意的吗?」晴晴握紧手上的细绳,却不敢 将手拉高,怕会拉扯到烛台的阴蒂造成伤害。   「只要记住,烛台学姊的双眼被蒙住,加上蜡烛在她胸前剧烈晃动的话,随 时都可能会有蜡液洒下,所以她不能走太快。另外,妳也要注意在身后的她不能 靠妳太近,免得被蜡烛的火焰烫到了。最好的方法是走在她斜前方,将牵着细绳 的手伸到她的身前,就可以了。」   晴晴仔细听着学姊的教导,甚至连加速、减速、停下等等,都得透由细绳跟 那位学姊沟通,而不是直接的口语命令(后来我们才知道,那些烛台学姊们的双 耳也都被耳塞层层阻挡,就连我们在旁边讲话,她都很难听见,身上唯一保有的, 就只有身上三点最敏感部位所传来的种种触觉刺激。   「好了,试试看吧!」梦梦学姊教导完如何牵着烛台后,示意晴晴牵引烛台 往前走几步,感受到下体最敏感部位被往前扯动的烛台学姊,才确定自己已经被 选中,紧张地跟着迈步向前。   而从烛台学姊看不见的下体处,竟传来悦耳的铃铛声响。我们听在耳里,也 都已经了然于胸,没有一个人提出此事多做讨论。   可怜着辛苦与紧张的晴晴,牵着烛台行动之时,又常常怕会扯痛了她,所以 动作都不敢太大,但不久后,晴晴就被学姊纠正了。   「妳动作如果不大一点,会让她害怕自己会不会认错指令,甚至害怕彷徨起 来,如此只会更糟。没关系,妳就照着刚才教妳的方式,带着她勇敢走动就可以   梦梦示意晴晴让烛台加速,晴晴只得万般不忍但却无奈地向上拉扯着细绳, 烛台感受到自己的阴蒂被向上激烈地拉扯,随即转变成正确的指令,更加迈开脚   之后,包括各种转弯、放慢脚步等等技巧,让晴晴像是新手驾驶般,一直都 保持着十二万分的紧张与专注,还会不时回头观察烛台的状况,因为刚才突然地 向前,使得蜡烛上的热蜡液被惯性向后洒在烛台的乳房上,在雪白的胸部形成红 点斑斑的美丽景象,但其背后,对于烛台会是多么痛苦不堪?   其实不只是晴晴,就连我们每一位幼奴,都能清楚感觉到自己坚定的意志, 说什么都不愿让自己,进到这种得过着整天都是被虐生活的「悦虐班」的…   「好了,我们就在这里,围成一圈坐下吧!晴晴,记得我教妳如何操控她停 下来吧?妳就让她停在我们的圈圈中间吧!」   梦梦学姊选了一块空地,要晴晴牵引着烛台停在我们圈圈之中,刚才已经被 多次下达减速指令的烛台学姊,也猜测到目的地就快到了,所以很顺利地停在我 们围成的圈子中间。   接着,梦梦学姊要晴晴将细绳往下方连续扯动两次,烛台收到指令后,也缓   「我们在这里等待其他人到齐,然后就可以开始今晚的圣诞晚会了。」   「学姊,我们待会都要在这么黑暗的情况下进行吗?」萱萱问。   「待会当然会开灯,不然拍摄下来的影像也没有办法清晰到让顾客与助教们 满意的。但是在这之前,我们会先有一些活动,是在黑暗中进行会比较好的。」   「那…等等可以…熄灭那位学姊的…蜡烛吗?」小芬看着烛台学姊胸前不断 燃烧的蜡烛,比起我们刚才进到门口时,现在的蜡烛长度已经明显短了一截,甚 至有些延着蜡烛流下的蜡液都已经凝固在乳头上方不远处,再继续这样燃烧下去, 那些烫人的蜡液,迟早会流到烛台学姊的乳头的。   「应该会吧!毕竟晚会有不少活动,如果一直放任蜡烛燃烧,只怕会烧到烛 台本身的。」梦梦学姊顿了一下,又突然说:「但是每次熄灭蜡烛后,要重新点 燃可不容易啊!」   我们还来不及思考或追问为何点燃会不容易,梦梦学姊就先把话题转开,开 始跟我们聊着之前几个晚上,我们都在做些什么事情。   这些内容,其实我们也有利用其他时间,像是晨洗打扮的时候、上下学走路 的时候、回到寝室房间稍作休息的时候,学姊就有问过我们了,但是时间有限, 我们也都只能说些大概。这次还是这么多日子以来,第一次能让学姊专心听着我 们这些晚上是怎么度过的,比起一直都在忙着准备今天要给我们惊喜的梦梦学姊, 她更是不想错过这些日子间,我们这些学妹们的成长点滴。   我们感受到学姊迫切的渴望,也先搁下我们原本的疑问,开始跟学姊聊起这 些家常话,在微弱而诡异的烛光下,就这样打发着等待其他学姊们到齐的时间。   片刻之后,所有学姊都已经带她的直属学妹们进到礼堂,并带着一位烛台学 姊,选好地点坐下来。   「各位学妹们,都入座了吗?圣诞晚会就要开始了喔!」一个我们没听过的 女性声音,开始主持着节目的进行。   「学姊,现在讲话的,也是其他主题班级的学姊吗?」我问梦梦学姊。   「不是喔!她也跟学姊我们一样,是特殊班级的学姊。」梦梦学姊脸上露出 开心的笑容,似乎她比我们都还要兴奋能见到这位主持人。   「不过,妳们不是都还要陪着我们吗?」   「她不是我们这一届的,而是我们上一届的学姊。」梦梦学姊看我们一脸惊 讶的表情,继续说着,「正确来说,她是安安学姊的直属学姊,我们也是好不容 易才能邀请她过来帮忙主持的。」   「不过学姊,妳之前不是说过,三年级的学姊们课业上都重到应付不来了, 怎么可以来帮我们主持这次晚会呢?」   「是啊!大部分三年级的直属学姊只求能够在不久之后的拍卖会中,能顺利 被售出,除了日以继夜的种种密集训练与改造外,很少有多余的时间浪费了,不 过这位学姊可不一样喔!」   「难道…这位学姊也跟安安学姊一样,已经先被直购,所以没有拍卖会的压 力了?」我灵光一闪,忽然想到这个答案。   「没错!因为对于被直购的三年级学姊,虽然仍然有许多训练项目得进行, 但是仍远少于还无所适从的其他学姊,因此我们才有机会找她过来。」   「可是,她的主人允许她过来吗?」   「我们当然得先请求她的主人同意,之后我们这些还没售出的学姊们,都还 得轮流请假去给她的主人提供一天一夜的性服侍,做为这次晚会的主持费。」   我们所有女孩们都沉默了,学姊为了替我们办这一场圣诞晚会,究竟付出了 多少心血与牺牲,才能换得的呢?   「所有幼奴学妹们都准备好了吗?圣诞晚会的第一个活动马上开始,现在先 请所有的学姊们都到前面来,领取待会活动需要的道具。」那位负责主持的学姊 的声音,再次从前方传来,梦梦学姊也站起身,跟我们挥手道别,留我们五人围 在那位烛台学姊的旁边,不安地左顾右盼。   幸好,没多久时间,梦梦学姊就归队了,手上还多着一些道具。   「学姊,这些是什么东西啊?」晴晴看着梦梦学姊手上的东西,但是在黑暗 中根本就看不清楚,梦梦学姊也故做神秘地先将她手上的东西藏在背后,暂时不   等到每一位学姊们都已经回到原来的位置后,主持才宣布:「今天的晚会第 一个活动,当然就是圣诞节时最不可缺少的」唱圣诞歌「,不过这次的唱歌方式 有些不同,待会,就请所有的幼奴学妹们,各自负责一种」乐器「,然后一起合 奏出一场盛大高潮的」圣诞歌曲「。」   主持说的话,都让我们难以相信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确实,圣诞节时 处处可以听见一些圣诞歌曲,但是在这所学校,我们还指望可以过一个正常的圣   况且,我们随后也发现到一些问题。   「学姊,那我们要用什么乐器演奏,我对音乐根本一窍不通啊…」小芬向学 姊求助,本来就害怕上台表演的她,听到所有幼奴都要一起演奏,首先害怕的就 是自己出错而变得格外明显。   「不会的,小芬,这种乐器妳们一定会。」梦梦学姊笑着安抚紧张的小芬, 但脸上却显得害羞起来。   「现在,就请所有学姊,将乐器发放给幼奴学妹们,并教导她们如何使用吧!」   梦梦学姊听到主持的学姊这么宣布,才深呼吸一口气,将她手上刚才不让我 们看的乐器,逐一发送到我们手里。   而我们看到那些「演奏乐器」,才恍然大悟,但也吓得不知如何是好…   「晴晴,妳拿这个」肉棒乐器「,待会就负责演奏学姊的小穴。」梦梦学姊 塞到晴晴手上的,哪是什么演奏用的乐器,根本就只是一根看起来普通到不行的 电动阳具,晴晴满脸错愕地接到手上,双眼半晌都离不开那根「肉棒乐器」。   「莉莉,妳拿这个」串珠乐器「,等一下负责演奏学姊的菊穴。」我同样被 塞了一个外表完全看不出是乐器的金属珠串,还附赠一小罐的润滑液…   「小乳头,妳就负责这个」榨乳乐器「,待会妳来演奏学姊的乳房。」学姊 将一组共两个的透明罩子组递给小乳头,罩顶还有两条管子,其中一条接到一个 气浦上,另一条透明管子却是连到一个小容器中。   「小芬,妳用这个」跳蛋乐器「,待会只要用这个在学姊的阴蒂上演奏就行 了。萱萱,妳负责这一个」搔痒乐器「,妳等等要用这个演奏学姊的脚心。」   我们五个人接到乐器后,都还愣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学姊的意思,竟是要 她独自一人,直接受到我们五个人加诸在她身体各处敏感带的刺激啊!   「学姊,这…这到底要怎么演奏啊!」萱萱拿着她手上的特殊乐器,急着都 快要哭了。搔痒乐器是一小片板子,背面有条带子可以将它固定在手上,正面则 是有许许多多的软刺毛,用那片小板子摩擦正常人的脚底板,就连不怕痒的人都 会受不了,更别提脚底的敏感度也被改造提升不少的,学姊娇嫩的脚底了。   「待会,演奏开始的时候呢,学姊会开始唱着圣诞歌曲,妳们就别管学姊唱 了什么、唱得怎么样,只要拼命用手上的道具来刺激学姊的各个部位,只需要这   「只需要?」我们不敢相信,学姊竟然会把这种恐怖的事情说得这么轻松。   「嗯…最好是暴力一些,如果妳们的演奏能带给学姊一次又一次的」高潮「   是最好,不然如果高潮次数不足,听众们无法满意的话,就失去这次活动的   「这里哪有什么听众啊?」我激动地抗拒着学姊这无理的要求,甚至顾不得 把手上的串珠扔到地上,「学姊,妳们说要给我们一个惊喜,但这样我们根本高 兴不起来啊!为什么妳们要给自己安排一个这么可怕的活动?」   「当然有听众,他们现在就在那些摄像机的另一头,直接观看我们的演出啊!」   梦梦学姊安抚着我们激动的心:「对于我们,能在那些顾客们面前,多曝光 一点,未来能顺利被买下的机会也会高一点。再说,虽然这次的主角是妳们,但 是待会学姊们如果表演得好,也会替自己加不少分,妳们就当作是帮学姊这一个 忙,好不好嘛!」   我们五个女孩都无言以对,学姊要求我们对她的身体进行无情的蹂躏,竟然 还说这样是在帮她一个忙,难道我们的未来都得这么作贱自己吗…   「所有演奏者们,可以开始调整妳们手上的乐器,到最适当的角度,演奏会 即将开始!」主持再次无情地宣布着,催促我们必须马上下定决心。   「好吗?莉莉?」学姊再次低下身段请求我的「成全」,甚至还主动帮我捡 起适才被我扔到地上的串珠。   「如果是莉莉演奏,学姊一定会感到很舒服、很幸福的。」学姊的声音就像 是施了魔法一般,我心中的抗拒心态也渐渐崩解了,但换来的,却是对现在的学 姊与未来的自己,满满的哀叹。   学姊看到我再次接过她手上的串珠,脸上也露出欣慰的笑容。   「好了,我们还没有练习要以怎样的姿势,才能一次演奏这五种乐器,赶快 先演练一下吧!」梦梦学姊说完,就躺下身子,然后把下半身抬高,分开双腿, 确定自己的脚心、菊穴、小穴、阴蒂、乳房等所有演奏部位,都能顺利地让我们   其中,最难以完成的部位,就是我所负责的菊穴了,因为脚心也是演奏部位 之一,所以学姊们都必须躺姿定位,但是位在后庭的肛门就这样被地板挡住了, 学姊连番调整自己的姿势,努力地将下半身弓起,最后才总算让我可以比较容易 将串珠塞进学姊那被压迫的菊穴中。那是一种很羞人的姿势。负责演奏学姊小穴 的晴晴,还必须跪坐下来,让学姊将她的双腿置放在晴晴的双肩;负责演奏学姊 双脚脚心的萱萱站在晴晴背后;负责学姊菊穴的我,以及负责阴蒂的小芬,则分 别跪坐在学姊左右两侧;负责学姊双乳的小乳头,则是跪坐在学姊的左前方,而 学姊的右前方,就是即将把这场淫乱的合奏拍录下来的摄像机…   「好了,最后提醒各位演奏家们,待会妳们一定要力求高潮,除了没有达到 合格的高潮次数,演奏就不会终止之外,我们还会根据高潮次数做排名,名次在 一半之后的演奏家,是得一起接受我们的小处罚喔!」   我们听了后都吓得脸色苍白,名次在一半之后…也就是说在场三百名幼奴学 生之中,会有一半的人数得得受到处罚?   「现在,就请演奏家们,开始演奏这一首圣诞歌曲:」平安夜「!」   学姊们要唱的,并不是什么淫荡的歌曲,反而是这首能让听的人感到安详、 宁静的圣诞颂歌「平安夜」,但越是如此,学姊们在唱的过程中,身上的所有刺 激,越能被清楚反映在歌声上。而且,平安夜是一首旋律缓慢的歌曲,对于正处 于刺激濒临高潮边缘的学姊们,更是有如地狱般漫长。   不过,我们也没有时间思索这背后潜藏的阴险陷阱,学姊们已经开始,合唱 着这首让人闻所未闻的「平安夜」了。   「平……安夜……圣……善……啊…夜…呜…弯…安…啊…中…估…光…华   哈…哈…不…圣母…也…哈哈…婴…「刚开始还能顺畅地唱着开头,但是等 到幼奴学妹们意识到要开始演奏之时,学姊们的歌曲就已经迅速走调了。   乳房、阴蒂、小穴、菊穴、脚心,总共七处的不规律刺激,让学姊们马上就 失去冷静唱着这首慢歌的能力,而每当要拉长歌词的地方,更是会被各种刺激害 得岔了气。身体也开始不安地扭动起来,嘴巴也不知是发出歌词多还是发出淫叫 声多,让一边默默流泪、一边却得用各种淫具蹂躏学姊的我们,都更加听得心酸   身体各处传来过度的刺激,马上就将学姊的性欲挑到最高点,甚至整首歌第 一段还没结束,梦梦学姊就已经达到一次的强烈高潮。我们也都停止了手上乐器   「咦?不要停啊!只有一次的高潮是不够的,妳们…啊…督…对…这样…」   学姊看我们停下来,急忙要我们继续,但话说到一半,意思传达给我们之后, 却又被我们赶紧继续的手边演奏弄得无法顺利说完后面的话语,顷刻间,学姊又 迎来了她的第二次高潮。   最后,唱完了三段歌曲,在这段短短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内,梦梦学姊共计来 了六次的高潮,我们也都担心学姊的身体是否能不能受得了这样的严酷刺激。   此时,主持人也开始询问,每一组演奏家共达到几次的高潮演奏,让我们惊 讶的是,六次竟然还不是最高数字,最高纪录竟是由安安学姊她们那一组的八次 高潮获胜,而跟梦梦学姊同样有六次以上高潮次数的学姊,也不在少数。   「很惊讶吧?对于我们的」性欲「能力。其实,像这样子多点的刺激,那种 强烈的性快感,是单纯刺激某一部位永远无法想象的,加上我们的身体早已被改 造与训练成,不会出现高潮后的」不应期「现象,所以更能缩短我们高潮之间的   看着学姊其实已经疲累着喘着气,还这样替我们解释着,更是让我们心生不   「不过还好,看来我们的高潮次数还有在前半段,不用接受到处罚了。」   「不对喔!这场演奏还没结束呢!」梦梦学姊突然抛出这枚震撼弹,在我们 都被吓到还来不及说半句话的时候,主持的声音再次响起。   「现在,请刚才演奏」跳蛋乐器「的演奏者,这次改演奏」榨乳乐器「;而 原本的」榨乳乐器「演奏者,这次改演奏」肉棒乐器「…」   我们听着主持的命令,换过手上的乐器,调整好姿势后,才惊悚地查觉,这 场演奏,我们得不断换过手上的淫具,直到每种淫具乐器都演奏完一轮后,才能 结束这场演奏会…   「各位演奏者们,准备好了吗?」平安夜「第二轮,开唱!」   学姊们要唱的歌曲,依旧是那首平安夜,但这次听在我们耳里,更是比刚才 还要更加如同恶魔的呼唤般。我这次是负责演奏学姊脚心的「搔痒乐器」,刚好 可以看见梦梦学姊的每一根脚趾,都在身体发出的强烈刺激下,紧紧蜷曲起来, 由此让我得以想象,学姊的身体现在究竟是受到多么可怕的刺激。而每当我手上 的搔痒乐器一摩擦过学姊的脚心,她的脚趾更是如同抽搐般疯狂地前后甩动起来, 配上学姊洁白无垢的脚掌,更是有种让人感到楚楚可怜的可爱模样。   然而,尽管看到学姊这般令人不忍下手的可怜模样,我们却仍得按照命令, 一次又一次地交换手上的乐器,将这一首原本应该宁静安详的平安夜合奏,谱成 一次又一次的高潮乐章。到了最后,学姊们除了还能顺着旋律发出比我们睡觉时 所播放的摇篮曲更为淫荡的声音之外,歌词内容,已经没有一个学姊能成功唱出 只字半句出来了…   「好了,这场」平安夜「五重奏,到此告一段落了。现在,每组统计一下, 妳们的演奏过程,总共达到多少次高潮呢?」   最后,我们五次的高潮次数总合,高达28次,在短短半个多小时之内,这 种惊人的数目,其结果早已显现在早已精力交瘁、虚脱地躺在地上,半晌都动弹 不得的梦梦学姊身上。   不过,最后的结果,却是大出我们意料之外,由于有不少组后来居上,使得 高潮次数30次以上的组别竟然过半,而一向都是以榜首之头衔获得顾客、校方、 同学们高度关注的资优生安安学姊,高潮次数更是突破40次以上,远远将其他 学姊们都甩在后头。   「太夸张了,怎么可能达到这么多次…」我们都不敢置信地说着。   「这就是身体改造,最可怕的地方了…」梦梦学姊边喘息着边跟我们解释, 「表现越亮眼,越能给自己赚到身体改造的经费,而这些经费就能帮助自己,让 自己的表现更加亮眼,形成一种可怕的渐进式循环。所以只要自己没放弃用功求 进,排名在前面的人是可以与后面的人差距越拉越远的。」   「那不会让后半段的学生追得很无力,萌生放弃的念头?」   「那倒不至于,在这所学校,最忌讳的就是想放弃,我们也都已经努力到这 里了。况且,安安学姊虽强,但是也无法学会所有课程与专长,也无法做完所有 的改造项目,其中甚至还会互相矛盾,我们这些追不上她光辉的学姊,就只能找 那种排名在我们前面,比我们亮眼的学姊们,不愿意去学的专长,不愿意进行的 身体改造项目,如此可以突显出我们的」独特性「,也是这所学校所希望能看到   「好了,刚才没有达到30次以上高潮的演奏家们,正如开唱前所说的,会 有个小处罚,现在我们要先请这些演奏家们移动到台前来…」   「真的很抱歉,当初如果学姊是选择」感度「改造而不是」敏度「改造的话, 可能就不会害妳们落败受罚了…」明明是我们之中最辛苦的学姊,竟然还自责是 自己的改造项目害得这场比赛对我们不利,这更比我们听到要被处罚还要难受。   「没关系的,学姊,我们才不怕什么处罚呢!」萱萱试着安慰学姊,但颤抖 的语气实在很难装作自己不在乎这会是什么处罚。   但是,我们的心中还是感到高兴的,幸好这次的处罚只针对我们五位技术不 纯熟的演奏家,而不是已经快被奏坏的发声乐器…   没多久,前排就站满了一百多位幼奴女孩,而我们从台上往底下看去,原本 就已经稀疏零落的圈圈数量,现在更是直接减半,只留一些空烛台还在那燃烧着, 照耀出昏暗阴森的烛光。   「各位演奏家们,知道妳们的处罚是什么吗?」主持故意问我们,但我们没   「既然是演奏家,当然还是要处罚让妳们再演奏一首圣诞歌曲」圣诞铃声 「,各位有听过吗?」此话一出,我们台上的人都开始骚动起来。这首歌早已深 植入每个人脑海中,几乎没有人还不会哼「叮叮当,叮叮当,铃声多响亮」,但 是有了刚才的可怕演奏经验,我们知道这处罚绝对不是只要我们随便唱一首圣诞   「现在呢,台上的每位演奏家,都要从这个抽奖箱里面,抽出自己的」乐器 「,然后会依据妳们乐器的不同而分组。」   (果然…)听到这句话,我们的脸都吓绿了,纷纷猜想着这次又会是什么样 的可怕乐器,难道我们也要像刚才蹂躏学姊那样,蹂躏自己达到多次的高潮吗?   不过,前几位演奏家们抽出来的乐器,却都同样是一对铃铛,她们看着手上 的铃铛都一脸惘然,心想着这些乐器究竟有何不同。   等到台上全部的演奏家们都抽出一对铃铛,还看不出要怎么分组的时候,主 持也开始讲解我们的处罚方式。   「现在,台上每位演奏家们,手上是不是都有一对铃铛呢?妳们打开来观察 一下,铃铛的固定方式,总共有四种,第一种是用贴的;第二种是用夹的;第三 种是用系的;第四种是用别的。待会,每位演奏家,都得将妳们手上的铃铛,固 定在自己胸前的两粒乳头上,然后依照这四种固定方式不同,分成四组,相同固 定方式的在同一组。」   在主持只讲解到有四种固定方式时,我们台上每个女孩都马上惊恐万分地低 头检视自己手上的铃铛。我的铃铛上面是个夹子,代表我的是要用夹的。同时我 也不安地偷瞄其他人的铃铛。晴晴跟萱萱是拿到要用别的别针型铃铛,她们的脸 色都不大好;小乳头则跟我一样是用夹的;小芬比较幸运,是拿到用系的细绳铃   「莉莉,我可以跟你换吗?」出乎意料的,小芬竟然想放弃手上比较轻松的 细绳铃铛,跟我换比较痛楚的夹子铃铛,只为了她害怕自己一人跟其他陌生人一   不过,小芬这一举动,倒也提醒了我,我之后又跟萱萱交换,变成我跟晴晴 要一起受别针穿乳头之痛楚,但我们至少可以祸福与共了。   等我们都确定了自己的铃当后,就纷纷帮自己也帮别人把铃铛固定在自己胸 前。我跟晴晴两人都是只帮对方别上,但这却比替自己别上还要紧张恐惧。   「上次是名牌,这次是铃铛,到底我们的胸前还要别上多少东西啊?」晴晴 为了减缓敏感的乳头被刺穿的痛楚,只得幽默地调侃自己以忘却疼痛。   而后,我跟晴晴就得跟其他不同组别的三人短暂分开,到「别针组」的第四   「现在,我们请台下其他演奏家们也到台上来。」主持突然也把台下原本等 着看戏的幼奴同学们叫上台,底下都是一片错愕,万料不到自己明明胜出了为何 还必须上台受罚。   「妳们并不是要被处罚,而是要妳们唱这一首」圣诞铃声「」主持的学姊感 受到台下传来的不满情绪,赶紧向大家解释。   而等到我们都弄明白后,才恍然大悟。原来我们这些被处罚的演奏家,并不 是主唱,而是当成「节拍器」使用。待会胜出的演奏家们开始唱歌的时候,我们 这些节拍器必须依照自己的组别轮流按照拍子跳动,让胸前的铃铛发出悦耳的铃 声,做为给唱歌的人节拍的依据。   唯一能交由我们独奏的机会,只有副歌中的「叮叮当、叮叮当。」我们要跟 着旋律,连跳六下,让铃声代替原本的歌声…   「由我来指挥,我们先开始试唱一次,准备好了吗?」   我们都站在台上,面向台下…这时的我们才惊觉到,此时的台下只剩下刚才 快被我们玩坏的学姐们,此时有些学姊们已经恢复精神,坐起身子,她们每个人 的脸上,都是满满强烈的期待、兴奋表情…   这虽然是给我们的处罚,但另一方面,却也是让我们有这机会,一起为学姐   「雪花随风飘…」歌声与铃声已经开始了,还好我们是第四组,到第四小节 「驾着美丽雪橇」才轮到我们跳。   而就在我们努力对着节拍点跳了四下,成功让胸前的两个铃铛传出四遍响声 后,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原本的紧张、羞耻,甚至是胸前的痛楚,彷佛都烟消云 散了,我跟晴晴两人相视而笑,心有灵犀地喜欢上这种处罚了。   第二次轮到我们的四下铃声,是主歌最后一句「翩然地来到」,而后的「叮 叮当,叮叮当」所有铃铛连跳六下后,我们都差点反应不及,但是凌乱地跳完六 下后,几乎每个女孩们都笑开怀了。   而就在我们刚演奏完这首圣诞铃声,底下就传来源源不绝于耳的,学姐们的 鼓掌声,甚至还不停喊着「安可」。她们此刻的心情,就好像是父母亲看到自己 的小孩登台演出,不管那次的演出过程是否顺利、是好是坏,呈现在她们眼前, 永远都是最棒的。   「各位演奏家们,观众对妳们喊」安可「了,妳们愿不愿意再演奏一次呢?」   突然被这么问,要答应再来一次,可能会感到些微的羞耻。但是在此刻的欢 乐气氛下,竟没有人有些许犹豫地一致说好…   就如同带动唱一样,台上的演奏家们,不管是负责唱歌、或是负责跳节拍的 女孩们,都能借着这样简单表演一首歌,让学姊们听见,让学姐们享受,让学姊 们开心。我们小小的心灵也能得到一点满足了。尽管这是要用自己的屈辱、自己 的痛楚换来的,又算什么呢?就如有些演员也是会为了博得观众的喝采,都能拚 命地演出,展现自己最完美的一面。   而这也算是让这场圣诞晚会有一个成功的开始了。原本不解为何学姊说这次 的晚会是给我们的惊喜,现在也稍微能够理解了… 金币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2014-12-28 23:50

# 猜您喜欢 Most Favori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