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luttyorsexy? 》全本完结版


  sluttyorsexy?   那个周末,Andy果然出现在台北。   直到现在还记得那个礼拜五他的来电,电话那头,他文质彬彬地邀约,我下 心想,啊现在装什么客气,那天在床上不是才翻云覆雨的哪。   我们约了早上九点,在NYBagel吃早餐。   我穿了一件蓝底白色点点的小细肩带,不刻意低胸,超短小短裤和休闲凉鞋。   我们约在我家旁的学校门口,他的Audi准时出现,载我到NYBage   阳光普照的假日天和一个迷人的帅哥... [阅读最新章节]

sluttyorsexy?

  sluttyorsexy?   那个周末,Andy果然出现在台北。   直到现在还记得那个礼拜五他的来电,电话那头,他文质彬彬地邀约,我下 心想,啊现在装什么客气,那天在床上不是才翻云覆雨的哪。   我们约了早上九点,在NYBagel吃早餐。   我穿了一件蓝底白色点点的小细肩带,不刻意低胸,超短小短裤和休闲凉鞋。   我们约在我家旁的学校门口,他的Audi准时出现,载我到NYBage   阳光普照的假日天和一个迷人的帅哥共进早餐是很开心的事。   我们开心地闲聊,互抱怨工作,互谈兴趣,对于人家公司的高层菁英而我只 是个再平凡不过的小职员,我心知肚明,也从没有任何期待幻想,   但他表现出来的态度完全不像这么回事,坦诚,尊重,仔细聆听,不爱评论, 和一般这种位阶的商场人士截然迥异,或许这就是他的魅力所在。   我想,如同每个爱情电影会有一幕刻骨铭心最令人难忘的画面或片段,也许 要我选我和他的回忆,会落在这个炎热而明亮的七月天呢。   同样的,一如多数的爱情电影,最美的一幕,往往都不出现在结局,而多半 是中场,甚抑或是开场就昙花一现了。   吃完饭,他主动提出要我到SOGO陪他买衣服,其实(至少我这么猜想)   是要展现他的财力啦。   只见我们穿梭在BOSS等名牌专柜间,最后他买了一件三万多的外套。   之后应他的强力要求,我们转逛女装柜,他一直叫我挑衣服,迫不及待的等   最后我们在Morgan买了一件低胸蓝绿黄相间小洋装,几千块我忘了, 他很开心的刷卡。   其实我一向很不喜欢让约会对象花钱买贵的东西。   便宜的小吃,甚至吃个五百一千的西餐我觉得还ok,但那种动辄三五千, 甚至上万的,感觉很诡异。   因为说穿了也许我们晚点(或是已经)就会上床,那我今天收你的礼,坦白 说,和交易的分别在哪里?   要钱我去接应召的case不就好了,而且价码搞不好不会太差。   (真的曾经有人找过我加入她们旗下高级伴游的小姐群,而且个中有不少有 趣的内容,不过我最后还是没有去。毕竟那段一穷二白需钱孔急的日子已离我很 远了。这是后话了。)   我应他的要求换上那件新买的小洋装,老实说还蛮美的,洋溢着春天的性感,   低胸小露乳沟却又不失阳光清新唯一有点over的是可能胸前蕾丝是适合小b   小c的女生穿的,我穿的稍为胸前紧了点,胸型也会整个被突显出来。   为什么我会记得那么清楚,因为光那一天就有三个男人,其中不乏身旁有女 伴的,是走过我们后,还刻意转头盯着我看的。   不过Andy不以为意,感觉上他似乎还有点成就感。   逛完街,也将近中午,我们到旁边的fridays用餐。   之后驱车到信义区,新光三越和华纳威秀的一场电影。   结束后是在华纳威秀旁边那栋的一楼,一家法国餐厅进晚餐。   「今天好玩吗?」在红酒对举,桌面烛光中,他凝视着我微笑问道。「谢谢 你展示你雄厚的财力。」我同样甜甜地微笑回答他。   吃完饭,我们悠闲地散步回停车场,他小开一阵就开进信义区的豪宅群中的 某一栋,停好车我们直接进了其中的豪宅。   我仍掩不住讶异之情时,他微微侧头笑道,「这是我在台北的家,不大,但 蛮温馨。欢迎你来坐坐。」   结果他的家果然是典型的信义区大楼的一小户,内装如何,不待话下。   所谓的「不大」也至少有三四十坪,装潢有设计感,明亮,华丽,气派。   接下来,还能发生什么事?   他帮我倒了杯红酒,两个身子愈凑愈近,不知不觉就交错在一起了。   第二次的相拥,少了初识的未知感,多了想重温前回美味的肆虐我们贪婪的 吸吮着对方的颈子,胡渣下巴,他的手不安分的愈摸愈低,也不客气的伸进胸口 开始爱抚乳房我们愈吻愈急促,我的手也狂乱的开始去扯他的皮带   虽然吻的天旋地转,但我心下突然涌出一股恶作剧的念头,立即抽离分开,   我比了手势嘘,甜甜地笑道,「等等,我想跟你玩个游戏,很好玩哦。」   Andy半惊讶半好奇地望着我我先挑逗的把他的衣服逐渐脱下,让他全裸 身,接下来随手拿起他脱下的内衣,把他拉到椅子旁,把他的手反绑在椅背上。   他果然大将之风的虽讶异但仍平静地望着我,想看我会有什么把戏。   我把链子和发带解下,马尾放下,狡黠地对他抿嘴微笑。   我解开我的新洋装,任其滑落脚下接下来我刻意放慢动作解开我的粉红色蕾 丝胸罩,轻轻抛至地上,身仅着一件粉红丝质的vs的小丁。   「脱衣秀吗?notbad。」他优雅的笑容不掩饰他的兴奋,勃起的肉棒   我吐了吐舌头,缓步地,刻意sexy地往他走去我往前跨坐在他的大腿上, 上身拉直,慢慢地往前靠近,直到他的脸埋在我的乳房里。   (这个游戏我也没玩过几次,而且一定是心血来潮到某个程度,通常还要外 加后劲强力的美酒,不然真的是太便宜男的了)   我感受到我胸前传来他大口的吁气,以及我自己过快的心跳我也不知道为什 么突然想玩这个姿势。看起来颇像妈妈在拥小孩的   这样过了一会,我把身子拉开,俯视他的表情。   他一头弄乱的头发和红红的脸颊,可爱极了   「你真的很坏,sandrea。」他说。   「哪有~」我笑笑,「明明是你比较坏~」   语未毕,我往前倾,让乳房再一次轻压在他的胸膛上我搂着他的脖子再度深 吻我感受到的手努力想要挣脱而摇动椅子,坚硬的分身也挺立着我扶着他的肩, 伸手去轻抚他的弟弟,手往底下轻抚我感受到他的寒颤,很奇怪的,心下得意感 更甚,彷佛平常都是我被爱抚,今天换我报复的快感。   他开始用力喘息,我手套弄的更快速,我感受到他开始腰部有一点抽送的动 作我开始往下吻,吻他厚实的胸膛,和他平坦的腹部,直到到他耸立的分身为止。   「想要我吸吗?」我仰头媚笑「想要,想要……」他这时已不复故作姿态,               完全真情流露   「我偏不要。」我笑笑站起来他脸上露出失望的表情,而且最好玩的是我看 着他腰部大力一抖,像是抽送一样,他大呼一口气,「珊,你真的很坏,等我挣   「嘘……」我止住他,又坐了在他大腿上,我们之间隔不到三十公分我先轻 吻他的嘴唇,然后再坐好,刻意不碰他的弟弟,让他的弟弟悬空跳动。   我开始一手轻揉我的阴蒂,一手轻揉我的乳房,一边开始淫声浪语地挑逗他。   (天哪,我现在回想起这幕,还是会羞红耳根,酒精真是害人不浅哪)   「Andy哥,人家好想要……好想要嘛……好不好嘛……」我轻喘着   「你快放开我……」他咬着牙大口的呼气   「讨厌,你都不陪我,害我只能自己摸,啊……」我的手揉抚乳房愈发大力, 也开始真的有快感传来,而另一手指挑动阴蒂变成愈揉愈用力,挑动敏感带「好 舒服……好舒服……啊……啊啊……」我开始愈来愈入戏   「你这个小骚货……」他喘着   「人家哪有很骚嘛……Andy哥……你好坏……」   「我等一下让你知道什么叫很坏……」他深吸吐气说   「好讨厌……好讨厌啊啊……不要这样看人家嘛……」我真的整个豁出去了, 尽情的放浪我的手愈动愈快,而开始有湿淋淋的感觉,甚至(天哪)湿到他的大 腿他每一口呼吸都大口不已,眼睛瞪大「Andy哥……不要这样看我啦……啊 啊啊……」我喘着气   「你等一下死定了……你。等。一。下。死。定。了……」他一字一字念着   「讨厌……人家好想要啦……哎哟……啊啊啊……要死掉了……」   「我等一下……一定要好好干你……」他低沈的念   「不要等一下啦……哎哟……啊啊啊……人家现在就要死掉了啦……啊啊   我喘着气,身体抽动愈来愈大力,连淫语都说不出来了,整个情欲被推至云 端般「我不行了……啊啊啊……要死掉了啦……要死掉了……」我大口喘着,情 欲像过了临界点一样,我整个人摊软在他身上   那种全身绷紧而彻底松软然后靠在厚实的胸部的感觉真的很好我放松地靠着,             感受到他在我耳边的呼气   「喂,sandrea小姐,你爽完了,那我怎么办啊?」他表情宛如求爱                 的公狗   「我哪知道啊?」我抬起头,慵懒地笑看他   「不公平啦,快放开我,拜托你~」他诚恳地拜托   「求~我呀。」我笑笑地坐起来   「求你,求你,放开我。」他真的诚恳地求我   「我考虑一下。」我站了起来,故作姿态地慢慢走离,往厨房方向。   「喂,你去哪啊,快放开我,快放开我~」   我故意装作不理他,去倒了一杯水,喝完一杯后,再倒了一杯,慢条斯理地                 走回来   「sandrea小姐,sandrea美女,你好心放开我吧~」他乞求   「要说。san。drea。女王!」我故意逗他。   「sandrea女王,sandrea皇后,拜托,放开我,」   他求饶着我不理他,轻轻把那杯水自颈子轻倒,细小的水流轻滑过我的乳房,              往下流过小腹到脚边   「你别再挑逗我了,快解开我,快解开我,」他似乎已经失去理性了一直念 我媚笑地往他那走过去,把半杯水轻轻拿到他头上,作势要倒,他整个很进入状 况,「求你赶快倒,淋我,啊~」   我真的倒在他头发上,看着水流过他的脸庞,他还似是满足的吸进去,我忍 不住笑了出来他也笑了,「拜托,女王大人,行行好,放开我嘛。」   「那你先发誓,放开以后要完全听话。」我笑道「我发誓我一定听女王大人 ……」他真的口中念念有词,表情庄严肃穆地念道我忍不住偷笑,走过去解开了                  他   他站了起身,舒一下筋骨,我好奇的想看他的反应,他不浪费时间地走向房 间,拿出一个保险套戴上,然后走回来。   「你完蛋了,死珊珊……」他露出微笑,眼神马上转成侵略者   「你干嘛呀~」我嘴角含笑,觉得既好玩又有趣,半本能地抱住遮胸   「你真的完蛋了……」他走过来,把我的手拨开,粗暴不温柔地拉我起来   「怎么可以这样……不是说要顺服女王吗……」我故意激他他把我拉向床, 半用力一推把我推倒,整个人趴在我身上,脸和我只隔十公分,似笑非笑地吐气, 「你~完~蛋~了~」   他的分身探了探,就整个插了进来   「啊!~」我忍不住叫了出来那一下实在太大力,我狂乱地用指甲抓住他的 背他抱住我,更大力的插入,抽出,再插入,抽出,每一下都是全力不怜香惜玉 的猛插我失神地放浪叫着,两腿勾夹住他的腰际依稀睁眼看着他隔超近的脸上带                着得意的笑             彷佛享用终于到手的奖品   「死珊珊,我真的会被你搞死……你刚这样玩我……」他喘着气,不停抽送   「啊……是我会被搞死吧……啊啊……」他的每一下都用尽全力,没有频率 深浅的差别,像是禁欲不知多久的出栅的野兽一样,每一下都插到最深我根本已 经无法分清楚快感和痛觉,像是激情融合了炽痛和高潮混合在爱液与汗水的交错                  中   「慢一点,慢一点,我会死掉,啊啊啊啊……」   「就是要弄死你……死珊珊……」他喘着气,脸上青筋暴露   「我要死了啦……」我的手狂乱的抓他的背又抓不住,乱抓抓到床单,抵抗 他的全力抽插他停了一秒,把我的脚抬起来卡在他的肩上,让我的臀部悬空,把 我的手交叉抓住,然后开始全力的抽插   「啊!啊啊啊……」我大叫了出来这每一下的插入更深到底,像是一种被塞 满被顶到底的感觉,觉得每顶一下都要脑充血到眼前空白,连叫都叫不太出来   「我……啊……啊……要……死……了……」我断断续续的叫着   「弄死你……」他低吼着,丝毫不减速度,肉体撞击的声音啪啪作响   「要死了……要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像是什么点被启动了,我忽然开 始大声叫出来,全身紧绷,脑中一片空白,只觉得无法形容的快感他更用力的全 力冲刺,忽然两手大力的抓着我晃动的乳房,腰一挺,更大力的抽送几下射精了   我脑中仍一片空白,紧绷的身体慢慢放松下来感受到他抓住我乳房的手逐渐 放开我们两个没力的躺了下来这时我才发现,我的下面,胸部,甚至是全身,都                 在痛   「你好坏,人家现在全身都在痛啦。」我虚弱的推他一下   「珊珊,我觉得遇到你我会短命十年,精尽人亡。」他转头看着我,凌乱的            头发和此时显得颇没力的笑容   「你短命十年也不要害人家全身酸痛啊~」我吐了吐舌头   「没办法,这是你自作自受,谁叫你要挑逗我。」他笑着说   我慢慢恢复力气,站了起来,独自裸身走到浴室简单的淋浴我照着镜子里的 自己,看着乳房上明显发红的抓痕不知为什么,忽然有种想偷笑的感觉,又不知 道自己在偷笑什么。   我大概淋了十几二十分钟的浴吧,随手拿了一条浴巾包住自己,   走出来,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躺在地上睡着了而且最好笑的是他连保险套都还 没拿起来,我的天~有这么累吗?   我思考着要不要叫他,要不要帮他清理保险套,后来决定还是不要对他那么                  好   我用浴巾把自己包好,爬到他的超大超软的大床,这才真正感受到全身彻底 的酸痛,又彻底的放松刚那一场性爱其实时间并不特别长,却像是平常作爱的十   睡着睡,迷迷糊糊间感觉到有人在我旁边,但我实在太累了,没有醒过来就 继续睡了又过了阵子我感觉得有人在摇我,我睡眼惺忪的醒来,我身上的浴巾不 知何时不见了,Andy也一丝不挂在我面前,他像充完电的电池一样,完全精              力旺盛地俯视着我   「你想干嘛~」我慵懒地笑着   「我准备好要来round2了,sandrea。」他贼贼的笑着摸了我                的乳房一把   「你好色哟~现在几点啊~」我转头看,四点多。   「遇见你谁能不色啊……」他的手不安分的往我的乳房乱来   「你好坏~」我想要翻个身,他却又把我压住,开始亲我的胸部我咯咯的笑, 作势要打他,但他的手却开始往我的下面乱摸乳尖敏感的挑逗和下面的刺激,我 很快就清醒过来,情欲也开始被挑动起来   「不要摸啦……讨厌……」   「你这小骚货……你明明就很喜欢对吧……」他的手愈揉愈起劲   「不要……啊……」我忍不住轻呼了出来   「很想要吧~都这么湿了……」他邪恶地把手指出来我笑着摀嘴把头转开没 想到他把我的双腿打开扶起,把弟弟对准我的下面在阴道口磨磳   「你想干嘛……不可以……」我试图推开他   「我真的忍不住,珊,我太想要你了……」他手伸过来揉我的乳房,弟弟刻 意的在洞口磨我可以感觉到我下面一直湿个不停,快感和欲望一阵阵袭来让理性                变的很无力   「不可以……要戴套……」我很虚弱地说   「一次就好……好不好……珊……」他一边磨,忽然慢慢的把他的龟头伸了                一点点进来   「啊!……不可以……~」我惊呼的声音在他听来可能是更催情的反应他很 慢很慢的把弟弟的头慢慢的往前送,撑开洞口,慢慢送进来,我理性几乎失守, 只犹作抵抗的抓着床单,「不可以……不可以……啊!啊啊啊啊啊……」   他把整根弟弟送进来,又抽出去停在洞口「你……不可以,不可以啊!啊啊 啊……」他再一次的插入,抽出,很慢很慢的抽送,没有橡皮的肌肤之亲感觉其 实格外激烈我抓着床单,任由他从慢慢的抽插,开始加速   「啊……啊……不可以……不可以……」   「珊……爽吗……爽不爽……」「我……不可以……啊啊啊啊……不可以   「喜不喜欢我这样干你……珊珊……喜不喜欢……」   「喜欢,喜欢……啊啊啊……不可以……」   「来不及了……珊……我要射在你里面……射很多很多……」   「不可以……啊啊啊啊啊啊……」我失神地浪叫着他抓着我的大腿不停抽插 也许是太久没有遇到不戴套的感受,我觉得我阴道收缩特别强烈,整个人迎合着               他的抽插而扭动   「珊……你好棒……真的……」   「啊……啊……我不行了……」可能前一场太累还没复原,这次很快就开始             觉得全身虚脱飘飘欲仙   「我快射了……要射在你里面好不好……珊……」   「不可以……不可以……啊啊啊啊啊!」他忽然大力加速腰部的抽动,我的 手忽然失去着力点的乱抓,他闷哼着忽然更大力的往前顶,一阵痉挛传来,射精 了他紧紧的抱着我,分身在我里面不停的抽搐着          那一刻真的是一种两人合一的紧密感受   当我们两个身子僵直放松时,他的弟弟还没抽出来,但己软掉部份,原本两 人即将分开我忽然不知为何抱住他,紧紧的抱住他,把头靠在他肩上   他可能有点意外,手一会才也抱住我「珊,你……?」他问着,但我不想回 答,只想要此刻就这样抱着,像是时间空间都停下来一般。   我忘了我们怎么分开的,也忘了之后怎么各就各位睡着的,醒来后,我们一 样吃了早餐,一样奢华地过了那个早上,留下的全身酸痛和脚有点站不直其实一 如往常的ONS我们也不曾再提起那一个小小的片刻但从那天起,我们开始每天 通电话,或是msn视讯聊天,每个周末他会故定上来台北,我都会在他家过一 个周末没人说破,没人承诺什么,但很奇怪的是,在那天起,我去夜店的频率大 幅减少,而有去的时候没有任何ONS过我们周末一起度过,我们看电影,吃饭, 逛街,通常每个周末会有一天他会和他台北的朋友打篮球而我自从去了第一次后, 就变成我每周必作的一件事,   坐在场边,和同样其它球友的女朋友聊天,送毛巾,送运动饮料那变成一种 制约,一种习惯,成了那阵子我的周末生活。   他们打球的地方在某一个高中的体育馆内,不知道为什么,那段时间就只会 有他们用那个体育馆。他的球友多半是这个圈子的人,头衔和Andy不相上下, 有时我也会和Andy和他的球友们吃饭很快的大也都互相认识了。   这也是我认识Mark的原因。   Mark是一个美国人,拥有某个据说是财金界最高学府的学历。(华顿学   他在某个外商当分析师,是典型的帅哥白人,一百九(我猜的身高),斯文, 英俊他和Andy常常是同队的,两人打球时好像默契也很好,私下也是很好的   Mark有一个女朋友小米,超辣妹一个,两人据说在夜店认识的,但小米 本身也是台大的高材生是那种清瘦高眺细腰长腿的美女型,每次和他们出去,我          和Andy感觉上就像哈比人的爱情   其实一如一切的故事一样,如果就停在这一刻,大家都是好朋友,都有各自 的幸福,也许相较于后续,也是最好的结局呢。 本帖最后由 duan567 于 2009-3-20 21:20 编辑 金币 感谢您给众淫带来精品 2008-8-27 20:46

# 猜您喜欢 Most Favorites